下定决心  要成为Trump的支持者

2017 年我有个重大的新年愿望,下定决心成为Donald Trump的支持者。

 

首先要解释一下,我身处美国,在这资讯年代,每天收到无数的信口开河、愚蠢难顶之言论:「气候变化是中国人的恶作剧」「见到示威者打晕佢, 我会替你出律师费」「过去一季,美国的GDP是低过零」「我到了7-11现场去看世贸中心遗址」,大选完了以为可以休息一下,谁知他的团队还变本加厉,「他说的不算谎言,只是另类事实」「凡是负面民调都是假新闻」。 你身处香港或许还觉得几过瘾,但想像一下有人就在你住的地方,整天不断地说废话,譬如说自己「天堂有留位」、「上帝要我选」,又或者「我们都像犹太人」,「先撩者打死无怨」

 

Trump的荒谬程度和密度还要再调高百倍, 社会上却有一半人非常认同,如果你身处美国恐怕你也会气炸了。

 

 

本来我打算这四年在深山隐居,等四年后美国人发完烧才出山。 但四年实在太长了,而且万一他一做做八年我怎么办? 因此唯一的方法令自己快乐,就是下定决心当Trump的支持者。

 

 

首先是要少看负面报导,美国媒体除了Fox News,其他完全不可看。其次是多睇香港的评论,因为我发觉香港出奇地多Trump 的支持者,大概是把对左胶的憎恨投射到美国,香港人觉得左胶罪大恶极,要为全世界所有问题负责。 因此宁要疯子也不要左胶。我本能地想反驳,不是每个反对Trump的人都是左胶,Trump的荒谬程度己超越了左右派,但自从Brexit和美国大选之后,我发现用常识去判断问题,只会变灯神,于是我要忍住、默默接受。

 

 

然后是借镜香港经验,其实香港人面对Trump也应该是似曾相识,身同感受:「他代表了改变。虽然充满缺点,但是他的对手只会保持现状status quo,所以要搏一搏才有希望走出困局」。说这话的不单是Trump的支持者,也有是五年前CY的拥趸。

 

 

 

两人性恪上也有不少相同之处,喜欢语言伪术,记仇、小器,同样的薄皮、斗气,一个被Economist列为世界十大危机之一,一个被叶刘评为「会害人嘅」(根据周梁)。

 

 

最相似还是其班底,两人都找不到主流人物,选的尽是江南七怪:香港和美国的「 白宫发言人」终于接轨了,风格变得非常接近。Trump教育部长堪称美版吴得掂,同样缺乏基本常识。如果白宫的高级顾问Conway告了病假,索性可以找罗范来顶替一天。

 

两人都有个好会计师,Trump好像还有UGL四千万不用交税,据说CY也自九十年代从未交过个人入息税,噢对不起, 两人在我心目中实在太相似,角色搞乱了,调换了。

 

两人唯一不同,就是一个是民选,一个是小圈子选的, 因此我对Trump更是心服口服,愿赌服输,打死无怨,发毒誓要成为Donald的头号粉丝。

 

五年前我改变了自己一次,花了五年时间终于接受了CY ,(因此现在的CY2.0对我来说也是闲过立秋。)这次适应Trump 应该会快一点,大概三四年就可以了,刚好神功练成, 赶及成为他下届的助选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