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阵时:书包窃贼 I 西瓜波

 

 

 

小时候的我,好像活在一个非常奇幻的世界, 除了以前提到, 一家七口住在只有四百多呎的房子,挤迫得使人难以置信外, 我的学校生活也有很多令人不能相信的传奇。我的小学是在跑马地,当时学校的全名是宝血女子中学附属小学, 要等到我读六年级时, 学校才意识到, 带有浓烈性别色彩的名字, 是会使男生非常尴尬的, 因此才改名为宝血小学。小学每班大约三十二人, 男生只有三四位, 是典型的女校男生,记得四年级劳作堂的其中一项功课是织颈巾, 我当时心想, 不是开玩笑吧。最后,还是请枪由母亲代织。

中学时代,一转就转到全男校, 将千多个破坏力强的男生放在一起, 其实是非常高危的事, 由于学校怕会造成太大的破坏,所以踢足球不是踢皮球, 而踢的都是所谓的 ”西瓜波”, 其实就是软的塑胶球, 如果不看其颜色, 单看间条的图案也有一点真的像西瓜,但除非你是天生色盲,又或者长期配戴红色的太阳镜, 否则只会使人联想到马戏班的道具。 球面上还似乎尝试有一些设计, 加入了仿美式足球的缝线Stitches 凸纹, 第一次接触这红白相间的胶球, 看到那晶莹剔透的廉价塑胶, 不禁想什么样的学校强迫学生在石屎地上踢 “沙滩波”, 心中立刻盟生转校的意念。

.

 

 

西瓜波当时的售价二元半, 大约相当于一罐汽水的价钱, 由于是非常低成本的塑胶制品, 球的中间有一条接缝, 接缝的一点还有工厂裁剪时剩下来的塑胶粒,一般俗称波 “的”,使球变成不完美, 增加了踢球的难度和变数。

 

 

西瓜波的球场是标准的手球场, 大约四十米乘二十米, 每逢午饭、小息和放学,同学们都蜂拥到球场, 由于爱好足球的人实在太多,现在很难想像一个小小的球场会有四五场赛事同一时间进行, 密度大约比星期天的铜锣湾稍低一点。

 

 .

.

球员只是集中追赶自己的塑胶球,尝试尽量忘记其他人的存在, 仿佛其他赛事是在不同的 dimension 进行,从课室望下去,三十多人白恤衫蓝领带篮西裤的人奔跑着, 仿佛新楼盘开售的地产经纪, 再加上三四个飞扬在空中的胶球, 充满魔幻感觉。置身在球塲的感觉也是非常超现实的,首先你需要越过其他不同赛事的球员,情形有点障碍赛, 又或者可以想像在维园年宵市塲中间踢足球。途中还要闪避不断横飞的其他西瓜波,因此也有点像闪避球, 当然你不要连自己的球也闪避, 始终你的目的是在人山人海的球塲将西瓜图案的沙滩球放进龙门。

 

.

.

但后来我也变得非常热衷此运动, 而且有些过份投入, 在石屎地上也可以照样飞铲,飞扑 (当守门员时), 结果除了打炼出一身超凡球技外,还有就是每星期磨破一条西裤, 穿坏一双皮鞋。母亲买了几次裤子, 最终也吃不消, 索性给破裤子补丁, 母亲说,”现今世代,大概没有人再穿要补丁的衣服,除非你是在扮演丐帮帮主。” 当然, 当时没有人能预见十多年后的时装潮流。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