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陣時:書包竊賊 I 西瓜波

 

 

 

小時候的我,好像活在一個非常奇幻的世界, 除了以前提到, 一家七口住在只有四百多呎的房子,擠迫得使人難以置信外, 我的學校生活也有很多令人不能相信的傳奇。我的小學是在跑馬地,當時學校的全名是寶血女子中學附屬小學, 要等到我讀六年級時, 學校才意識到, 帶有濃烈性別色彩的名字, 是會使男生非常尷尬的, 因此才改名為寶血小學。小學每班大約三十二人, 男生只有三四位, 是典型的女校男生,記得四年級勞作堂的其中一項功課是織頸巾, 我當時心想, 不是開玩笑吧。最後,還是請槍由母親代織。

中學時代,一轉就轉到全男校, 將千多個破壞力強的男生放在一起, 其實是非常高危的事, 由於學校怕會造成太大的破壞,所以踢足球不是踢皮球, 而踢的都是所謂的 ”西瓜波”, 其實就是軟的塑膠球, 如果不看其顏色, 單看間條的圖案也有一點真的像西瓜,但除非你是天生色盲,又或者長期配戴紅色的太陽鏡, 否則只會使人聯想到馬戲班的道具。 球面上還似乎嘗試有一些設計, 加入了仿美式足球的縫線Stitches 凸紋, 第一次接觸這紅白相間的膠球, 看到那晶瑩剔透的廉價塑膠, 不禁想什麼樣的學校強迫學生在石屎地上踢 “沙灘波”, 心中立刻盟生轉校的意念。

.

 

 

西瓜波當時的售價二元半, 大約相當於一罐汽水的價錢, 由於是非常低成本的塑膠製品, 球的中間有一條接縫, 接縫的一點還有工廠裁剪時剩下來的塑膠粒,一般俗稱波 “的”,使球變成不完美, 增加了踢球的難度和變數。

 

 

西瓜波的球場是標準的手球場, 大約四十米乘二十米, 每逢午飯、小息和放學,同學們都蜂擁到球場, 由於愛好足球的人實在太多,現在很難想像一個小小的球場會有四五場賽事同一時間進行, 密度大約比星期天的銅鑼灣稍低一點。

 

 .

.

球員只是集中追趕自己的塑膠球,嘗試盡量忘記其他人的存在, 彷彿其他賽事是在不同的 dimension 進行,從課室望下去,三十多人白恤衫藍領帶籃西褲的人奔跑著, 彷彿新樓盤開售的地產經紀, 再加上三四個飛揚在空中的膠球, 充滿魔幻感覺。置身在球塲的感覺也是非常超現實的,首先你需要越過其他不同賽事的球員,情形有點障礙賽, 又或者可以想像在維園年宵市塲中間踢足球。途中還要閃避不斷橫飛的其他西瓜波,因此也有點像閃避球, 當然你不要連自己的球也閃避, 始終你的目的是在人山人海的球塲將西瓜圖案的沙灘球放進龍門。

 

.

.

但後來我也變得非常熱衷此運動, 而且有些過份投入, 在石屎地上也可以照樣飛剷,飛撲 (當守門員時), 結果除了打鍊出一身超凡球技外,還有就是每星期磨破一條西褲, 穿壞一雙皮鞋。母親買了幾次褲子, 最終也吃不消, 索性給破褲子補丁, 母親說,”現今世代,大概沒有人再穿要補丁的衣服,除非你是在扮演丐幫幫主。” 當然, 當時沒有人能預見十多年後的時裝潮流。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