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当画家 II

 

周璇迷一边工作, 一边在吭著歌, 四季歌, 花样的年华, 天涯歌女, 何日君再来, 月圆花好, 一首一首的在轻轻唱着。他拿出一只手表, 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是广告商给他的样板, 开始用铅笔轻轻素描, 把手表的轮廓抠画出来后, 再用钢笔上墨, 几个小时后一幅报纸的广告画就完成了。

 

 
当时的摄影跟印刷还没有现在好, 报纸的广告都是手绘图。 周璇迷就在湾仔石水渠街的广告公司工作, 他不需要画广告公司的巨型海报, 因为他有自己的客路, 报纸的广告商都找他画广告, 他就这样在广告公司从早到晚的在画。
 

那一年是一九五二年, 因为周璇就在之前一年在上海进了精神病院。

 

 


父亲那时还是正在寻找方向的少年人, 看到周璇迷只是用线条就能将钢表的透视, 阴影, 深度, 反光等等都表现出来, 心中是佩服不已,希望自己早晚也能画得像周璇迷一样好。

 

想到当天早上¸跟着师父, 和其他师兄弟, 到一幢四层楼高的大厦画外墙, 六七个人像猴子一般在竹棚上爬上爬下, 父亲的脚不好, 又有点畏高, 坐在竹棚上没有安全带, 集中精神等刷油时,有几次差一点失去重心, 幸好还能及时伸手抓紧竹枝。

 

 

心中知道这样的工作是不适合自己, 自己应该是像周璇迷一般, 在案头上作画的。但现实是自己既又没有人脉, 又没有经验, 画画的技术又不成熟, 想练习画画, 但自己跟母亲只是同住一个床位, 就是写字的地方也没有。 想到这里, 只觉前途茫茫。

五十代石水渠街

 

当年的香港, 还是烧柴的, 柴都是从星加坡入口的, 父亲记得当年湾仔景星街就有一个卖星加坡柴的小贩, 父亲平时也会跟他闲聊, 有时还会替他看一下档, 两人便成了朋友, 后来卖柴的要走了, 已经不记得他要去哪里了。 当时父亲灵机一触, 就占用了那星加坡柴的地方, 将档口改为了他的工作间。

 

 

有了自己的地方, 父亲便马上开展他的大计, 一个少年人如何可以入插图师这一行呢? 父亲于是每天看报纸, 并跟着报纸的小说, 自己尝试画一些插图。

开始时也有些无从入手, 但经过漫长的学习过程, 拿其他人的作品作参考, 逐渐掌握了一些技巧。

然后,父亲更将作品投稿到报馆, 除了小说插图, 有时也会画一些四格漫画或者是时事漫, 当然大都是石沉大海, 但父亲毫不气馁, 投稿不成就当作是绘画练习。



 

 

终于总算努力没有白费, 报馆开始刊登了一些他的作品, 有时候甚至有一些稿费。现在想来, 整个过程, 说起来简单, 做起来却经历过无数的灰心, 气馁, 比起我们情绪脆弱的这一代, 不能不赞叹其惊人毅力的确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父亲日间在档口画画, 晚上也在档口内睡觉, 父亲记得一年平安夜, 朦朦胧胧听到音乐声, 惊醒过来, 只见身边一群天使在唱圣诗,差点以为自己已经身处天堂. 原来是湾仔圣雅各教堂的诗班在报佳音。

 

 

 

如此日子度过了一段时间, 经验和人脉就这样一点一滴的积累下来, 报馆开始有人给他固定的工作, 父亲终于从无到有, 正式入了报纸这一行, 成为插画师。

开始在报馆工作, 父亲主要是画插图, 后来报馆校对有空缺, 找他去填补, 父亲马上就答应, 其实父亲小时候环境不好, 只有小学毕业, 如何能胜任校对这样的文字工作呢? 原来全靠他平时每天读报, 还有每个星期在流动的图书车中借书, 很多的名著都是在那时候读过。如此努力不懈地学习,等到现在机会来了, 才能应付校对的工作。后来工作更逐渐忙碌, 简直有点分身不下。

一天, 忽然来了一名同乡, 中学毕业, 刚刚在台山来港, 正在找工作,父亲见她人看也挺可靠, 文化水平也算是高, 索性就将校对的工作让给她, 自己可以专注画画, 只是从旁教导, 谁知这一让就让出另一故事来, 对笔者来说, 大概是一切故事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