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當畫家 II

 

周璇迷一邊工作, 一邊在吭著歌, 四季歌, 花樣的年華, 天涯歌女, 何日君再來, 月圓花好, 一首一首的在輕輕唱著。他拿出一隻手錶, 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是廣告商給他的樣板, 開始用鉛筆輕輕素描, 把手錶的輪廓摳畫出來後, 再用鋼筆上墨, 幾個小時後一幅報紙的廣告畫就完成了。

 

 
當時的攝影跟印刷還沒有現在好, 報紙的廣告都是手繪圖。 周璇迷就在灣仔石水渠街的廣告公司工作, 他不需要畫廣告公司的巨型海報, 因為他有自己的客路, 報紙的廣告商都找他畫廣告, 他就這樣在廣告公司從早到晚的在畫。
 

那一年是一九五二年, 因為周璇就在之前一年在上海進了精神病院。

 

 


父親那時還是正在尋找方向的少年人, 看到周璇迷只是用線條就能將鋼錶的透視, 陰影, 深度, 反光等等都表現出來, 心中是佩服不已,希望自己早晚也能畫得像周璇迷一樣好。

 

想到當天早上¸跟著師父, 和其他師兄弟, 到一幢四層樓高的大廈畫外牆, 六七個人像猴子一般在竹棚上爬上爬下, 父親的腳不好, 又有點畏高, 坐在竹棚上沒有安全帶, 集中精神等刷油時,有幾次差一點失去重心, 幸好還能及時伸手抓緊竹枝。

 

 

心中知道這樣的工作是不適合自己, 自己應該是像周璇迷一般, 在案頭上作畫的。但現實是自己既又沒有人脈, 又沒有經驗, 畫畫的技術又不成熟, 想練習畫畫, 但自己跟母親只是同住一個床位, 就是寫字的地方也沒有。 想到這裡, 只覺前途茫茫。

五十代石水渠街

 

當年的香港, 還是燒柴的, 柴都是從星加坡入口的, 父親記得當年灣仔景星街就有一個賣星加坡柴的小販, 父親平時也會跟他閒聊, 有時還會替他看一下檔, 兩人便成了朋友, 後來賣柴的要走了, 已經不記得他要去哪裡了。 當時父親靈機一觸, 就佔用了那星加坡柴的地方, 將檔口改為了他的工作間。

 

 

有了自己的地方, 父親便馬上開展他的大計, 一個少年人如何可以入插圖師這一行呢? 父親於是每天看報紙, 並跟著報紙的小說, 自己嘗試畫一些插圖。

開始時也有些無從入手, 但經過漫長的學習過程, 拿其他人的作品作參考, 逐漸掌握了一些技巧。

然後,父親更將作品投稿到報館, 除了小說插圖, 有時也會畫一些四格漫畫或者是時事漫, 當然大都是石沉大海, 但父親毫不氣餒, 投稿不成就當作是繪畫練習。



 

 

終於總算努力沒有白費, 報館開始刊登了一些他的作品, 有時候甚至有一些稿費。現在想來, 整個過程, 說起來簡單, 做起來卻經歷過無數的灰心, 氣餒, 比起我們情緒脆弱的這一代, 不能不讚嘆其驚人毅力的確可以化腐朽為神奇。

父親日間在檔口畫畫, 晚上也在檔口內睡覺, 父親記得一年平安夜, 朦朦朧朧聽到音樂聲, 驚醒過來, 只見身邊一群天使在唱聖詩,差點以為自己已經身處天堂. 原來是灣仔聖雅各教堂的詩班在報佳音。

 

 

 

如此日子度過了一段時間, 經驗和人脈就這樣一點一滴的積累下來, 報館開始有人給他固定的工作, 父親終於從無到有, 正式入了報紙這一行, 成為插畫師。

開始在報館工作, 父親主要是畫插圖, 後來報館校對有空缺, 找他去填補, 父親馬上就答應, 其實父親小時候環境不好, 只有小學畢業, 如何能勝任校對這樣的文字工作呢? 原來全靠他平時每天讀報, 還有每個星期在流動的圖書車中借書, 很多的名著都是在那時候讀過。如此努力不懈地學習,等到現在機會來了, 才能應付校對的工作。後來工作更逐漸忙碌, 簡直有點分身不下。

一天, 忽然來了一名同鄉, 中學畢業, 剛剛在台山來港, 正在找工作,父親見她人看也挺可靠, 文化水平也算是高, 索性就將校對的工作讓給她, 自己可以專注畫畫, 只是從旁教導, 誰知這一讓就讓出另一故事來, 對筆者來說, 大概是一切故事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