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建筑:变形记I 智慧齿

.

.

.

.

我是一个很没出息的建筑学生, 上过两间大学, 都是屁滚尿流, 裙拉裤甩的渡过。虽然读过两间大学, 但一毕业就移居外地, 因此从来没有出席过毕业典礼, 也没有戴过四方帽, 当时的说法是赶紧要到外地发展, 现在想来, 大概是潜意识害怕学校会突然抽样调查, 翻查我的出席率, 功课, 试卷等, 那么, 学位准会被取消, 因此才萌生一走了之的念头, 譬如骗子骗财得了手后, 当然第一时间要远走高飞, 免得被捕当场。

.

.

记得硕士一年级学期尾,学校发警告信给可能要留班的学生, 我当然有自知之明, 每天回家就问有没有寄给我的信。 当年姪女只有七岁, 她回答说: “有! 是你的学校寄来的” 然后拿起一张白纸, 道: “亲爱的叔叔,我是你的班主任,你已被赶出校了。”

.

.

我假装震惊,她立刻哈哈大笑,我从她小小的眼神中看出人性中至真至纯的快乐, 小小年纪已经有如此深度的幸灾乐祸, 大概是由于跟叔叔相处太久, 有了难以磨灭的坏影响。 虽然最后我总算逃过大难, 没收到警告信, 但可以想像当时的读书态度。

.

.

很多读建筑的人也会同意, 第二年应该是最难受的,大概是老师已经失去了一年级时对你的同情, 学生又还未完全变成老油条, 因此才出现如此落差, 我读本科二年级时就出现了退学潮, 有大约五六个学生宣布放弃, 至于我这个没出息的学生, 如何安然渡过退学潮, 而得保平安呢, 由于故事太长太痛苦, 大概要分三十集, 一切由四只智慧齿开始。


 

我躺在牙医椅上, 护士温柔的说, “你已打了麻醉针,现在数三声, 你就会被全身麻醉,一,二…”我还这么精神,我就不相信一秒之后…

.

.

张开眼晴的时候, 只感到两件事, 一是口中塞满了棉花, 二是感到一生中前所未有的困, 这种困已到了一个程度, 不再像一般的疲倦般, 只是被动的, 仿佛身体缺少什么;而是已经成了一个实体, 像痛楚一样, 是主动的, 像是身体以外多了些不应该有的东西。

.

.

太过的疲累已扑熄了被护士叫醒的怒火, 快步走向等候室,途中经过镜子, 看到自己无神的双眼, 加上又肿又苍白的脸, 嘴角还有血迹, 正在脚步躝跚地走过, 整个造型干脆就是一具丧尸。只见等候室也有另外两具丧尸, 正在睡着等候家人来接回家, 我急不及待的找过空位加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