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建筑:变形记III 活火山



下午再次躺在牙医椅上,彷如隔世。

 

“怎么样,你会有什么急症呢?” 牙医慢慢地走进来。

 

她看到了我的脸, 惊恐地退后两步,” 边圆边方, 为什么要弄成这样子?”

 

牙医仔细地望着我, 眼中隐约闪过一阵厌恶。她转向对助手说, 麻烦你替我取消下午的 Booking。

 

然后我就像一匹快被人道毁灭的骏马一样, 首先双眼被眼罩盖著, 跟着就是一针。

 

“哇! 这么严重, 有可能吗?” 助手轻轻道。

 

“真没想到有这么厉害!” 牙医细声地说。

 

“我从没见过如此情形。”

 

“对呀, 这情形很罕见, 你要好好看清楚, 好好学习。”

 

“你看, 这么多!”

 

“你有没有看到他的样子, 全变形。”

 

牙医的逻辑大概有点混淆,以为蒙着双眼, 我的听力就会降低, 因此误会只要轻声细语, 我就会听不到。

 

“听说昨晚吃了一整只烧鸭” 助手继续轻声道。

 

“哎哟, 伤口发炎还吃鸭! 太没常识了。” 我有冲动想反驳。

 

“真不知他昨晚如何可以睡得着,难道没有感觉的吗!”

“噢, “标”(涌) 出来了!”

 

由于太呕心, 我也不便详细描述,只能说涌出来不是血。

 

“看,真的很多很多”

 

我为了减少痛苦, 开始胡思乱想, 幻想着有两个火山观察员正在对话。

 

“看, 又涌出来了! 涌出来了!”

 

“这边也涌出来!”

 

“你要小心这边”

 

“哇…..!” 她们同声低叹,态度开始转为从欣赏角度出发, 觉得蔚为奇观。

 

“这边太多了, 都涌出来了”

 

“小心不要被碰到啊!”

.

.


最后火山似乎已静止了。

 

“你去拿那个给我”

 

“这个?”

 

“我想要大一点的。”

 

“这个?”

 

“还是拿最大的给我”

 

“最大的? 从未用过。”

 

我立刻感到一阵针扎的刺痛, 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

 

我重见光明后, 只见牙医正在抹汗, 似乎刚刚完成了大手术, 疲累得只说了一句: 回去多多休息,转身就走。

 

 

经过此事后, 我除了对牙医有了加倍的尊重, 以后看 Phantom 或钟楼驼侠一类故事时, 也多一份体会和同情, 对人性不幸的参透也加多一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