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下 IV 偷渡潮

返乡下:  一.小学生活   二. 坐大船   三.邮寄     四.偷渡潮

.

.

就算到八十年代,香港人对大陆的印象还是有点可怕。记得小时候到戏院看港产片,看到一场戏有两个人打赌,输了的惩罚竟然是被拿掉身分证,任由输方被递解到大陆,这就是那时候香港人心目中的最大惩罚了。小学生玩飞行棋,连续掷到三次六,所有飞机要飞回基地,应该是所有小学游戏中最残酷的惩罚了,这惩罚也叫「三个六,返大陆」。

 

.

.

.

.

.

母亲说:

「六七十年代的大陆更穷,香港人不断的寄嘢,也有许多大陆人选择偷渡来香港。他们把足球单车呔的内胆绑在身上,从上面游水落嚟。不过当许多人浸死、冻死、或是被鲨鱼咬死。」

偷渡潮又称「逃港」,官方近年称为「赴港就业潮」。当年香港人叫偷渡客「系上面落黎」,内地人则叫「督卒」,因为有前冇后不可回头,而且卒过了深圳河,可以「当车使」。

.

.

 

 

 

 

七十年代更出现了所谓的抵叠政策,我第一次听这名词已是这政策的最后一晚,看午夜新闻:「今晚凌晨十二时前政府将会取消抵垒政策。」

.

.

当时我问父亲「什么是弟女政策?」

/

/

「就是偷渡的人只要入到市区就可以拿身分证,成为香港人。」

/

/

 

发明这奇特政策的人大概是个棒球迷,试想这是多么挑战人类极限的政策,仿佛是游戏节目Amazing Race ,偷渡者经过千辛万苦游水,爬山,躲避开边防,横越新界,成功过了界限街,才算是「埋周」。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可悲最荒谬的障碍赛。如此的移民政策筛选下来的当然是意志坚定的survivors ,成功偷渡后命算是捡回来的,以后的日子算是白赚的。这政策为当时的香港注入的都是胆正命平的人才,比任何移民输入专才政策都更为有效。

 

 

.

.

 

.

.

.

 

.

.

.

如此戏剧性的政策产生了不故事题材,八十年代TVB有一套叫「四季情」的电视剧,由汪明荃一人分饰两角。小时候对镇台之宝阿姐已有些反感,这次再打孖来更是双倍的难顶,但全家还是每天准时坐定定一起看。故事说汪明荃偷渡到香港,就在抵叠政策取消登记前最后一晚的十二时零五才到达市区,错过了时机,以后在香港活动唯有偷用孖生姊姊的身分证。典型的肥皂剧情节放在香港的独特背景中。

 

.

.

 

 

.

.

 

.

.

抵叠政策取消之后,换来是即捕即解。从此香港人走到那里都要带着身分证了,那时候我虽然小得连儿童身分证也没有,但也深深记得身分证不可以离身超过一百码,还有千万不要藏有其他人的身分証,否则警察可能会把你当是蛇头办。

 

.

.

 

那么多人偷渡除了饥荒时代,主要原因是由于两地收入相差太大,据说深圳六十年代的农民每天赚取一元,香港农民的收入则有五、六十元,所以有说法「辛辛苦苦干一年,不及人家八分钱。」八分钱就是当年香港人寄物资时需要的邮费。

.

.

母亲回忆寄货的时代:

.

「一开始寄东西一定要过海去九龙,当年还未有海底隧道,过海是大事,要搭巴士再转小轮,邮政局在九龙城马头围道。有一次我回程时,在巴士站碰到一个西装友,十分可疑,我已经对他格外小心,一上车还是发觉自己的手袋已经被割烂了,连车费也没有了,唯有是哀求司机通融一下,司机破口大骂了我一轮,但最后还是没有收我车费。」

.

.

后来在湾仔开了一个东亚大药房,就在威利民饼店附近。药房可以让人在香港订货,国内提货,这样才结束了寄货的生涯。我们一直想不通东亚大药房有什么能耐,打通了什么国内的关节,才可以做到国内提货,就是国货公司也要到了八十年代后期才开始提供这服务。

.

.

后来移民加拿大,在教会遇到了一位朋友,相识很久才知道他是东亚大药房的太子爷,实在失敬,自此称他为东亚仔。我问东亚仔,当年是否在内地有几十间分店,还是有一队如人人搬屋的大车队,每天一车一车把货物运到大陆。他告诉我其实他每天放学后的任务就是根据订单把货物拿到邮政局寄出,东亚大药房的商业秘密才算是揭开了。

.

.

.

 

.

.

..

母亲说:

「除了邮寄外,每次返乡下也会带许多衣服,那时候不像现在寛松,不能带得太多东西。大陆海关看见你带太多的行李,会扣下来,等你回港时才能取回,还要收几个仙的托管费。于是我们每次都把许多衣服穿在身上,大热天时实在是非常难顶,因此旧时返乡下之后往往都会大病一场。

.

「现在不同了,带嘢没有太大限制,带多少也可以,寄嘢也可以到深圳邮政局。」那时候是八十年代,记得那时深圳的邮政局中央放了几部衣车,母亲把装满衣服的布袋磅完重后,付了邮寄费,就把布袋交给邮政局的车衣女工当场缝好,才交给柜枱寄出。

..

 

 

.

.

香港人由五六十年代开始如此寄东西、带东西,直到九十年代初,大大话话已做了四五十年; 这与今天自由行下来抢购奶粉、电器,金饰等自然是不能同日而语了

.

 

 

.

.

小巴终停在一个泥泞的空地上,跟车的大婶大叫着「大江,大江」,我们才开始把一袋袋的行李搬下车来。空地中已看到一队车队在等候着。七、八个穿着浅色恤衫,蓝色扯布西裤的亲戚,每人跨下都骑着一部单车,男男女女迎上来把行李都放在单车后面。过程中七咀八舌的说著台山话。剩下两架单车没有装货,就让母亲和我分别坐在后面。扰让了好一阵子,单车队才一字长蛇阵的浩浩荡荡出发到乡下的屋子去。

.

.

 

 

返乡下:  一.小学生活   二. 坐大船   三.邮寄     四.偷渡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