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红色丝绒秋千

 
 

 

 
 

一个仲夏的晚上, 天气异常的闷热,纽约麦廸逊广塲花园屋顶上, 一场歌舞剧快要完结,白先生这时才进场, 虽然是迟到, 但经常出入上流社会的他, 仍然是风度翩翩, 魅力四射, 他被带到自己惯常的桌子, 坐下来欣赏余下来的歌舞。

.

.

 

.

.

.

.

亨利一眼就看到白先生, 这个自己生命中的最大敌人, 心中的怒气不其然上升, 只想到是时候一了百了的解决这缠绕多年的问题。他慢慢地走向白先生,至于如何解决, 心中只有模糊的概念, 他异常的紧张, 这时看见有人走近白先生的桌子, 亨利的勇气一下子都全泄去了, 只好连忙回头。

.

.

四十二街图书馆

.

.

麦廸逊广塲花园

 

.

.

.

.

白先生 (Stanford White) 是当时Mckim, Mead and White其中 的White, 三大合伙人之一, 这公司可说二十世纪初美国东岸最重要的建筑公司, 公司作品包括有华盛顿的白宫东西翼, 国立美国历史博物馆, 以及纽约的四十二街图书馆,邮政总局, 华盛顿广场拱门, 还有麦廸逊广塲花园, 其建筑风格为新古典主义学院派 Beaux-arts, 被认为是带领当时建筑界如火如荼的美国文艺复兴。

.

华盛顿广场

 

邮政总局

.

.

白先生不知道亨利对他会有所行动, 原本当天白先生是要到费城公干, 但儿子突然来到纽约探访, 出差只好押后, 跟儿子吃过晚餐后, 难得还有时间,白先生是有名的花花公子, 看中了歌舞剧中的一个跳舞女郎, 于是抽空出席这歌舞剧 ”香槟小姐” 的首映,能在自己十五年前设计的作品屋顶上欣赏歌舞, 品尝美酒,可说是人生几何。

.

.


白先生 (Stanford White)

.

.

亨利从新鼓起勇气, 慢慢地走近白先生, 身边的人也对他投以十分奇怪的眼光, 仿佛看穿了他的阴谋, 他不知道, 六月天一身礼服,再加一件大褛, 人们当然觉得奇怪,再加上紧张的心情,亨利早已全身大汗。正在这时侍应走过来,为白先生添酒, 亨利又立刻走回头,只见妻子在身后向他叫唤,亨利更是心烦意乱, 但看见年轻貌美的妻子, 心中对白先生的愤怒又再回升,终于鼓起勇气, 走到白先生桌前,两人直接对视, 时间仿佛停顿了。

 

 

亨利 (Henry Thaw)

.

.

亨利 (Henry Thaw) 是个百万富翁, 家族是经营铁路公司的 ,曾被哈佛赶出校, 是典型的二世祖。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电影明星为妻.自己却是个可卡因的瘾君子, 神经又有点失常, 也是个性虐待狂, 连妻子也不放过。

两人四目交投, 亨利从大褛内拿出手枪, 对准白先生的头开了三枪, 在场立即一阵笑声, 因为观众以为是加插了台下表演配合剧情, 但当看到白先生的头颅严重变形,才知道是货真价实的枪击事件。

亨利站在白先生的尸体,说: “这人毁了我的妻子 [wife] , (一说是 “毁了我的一生” [life]), 他始乱终弃, 以后他也不能玩弄女人了。”

 

 

.

.

 

.

.

枪击事件发生在一九零六年, 立刻成为了全国最轰动的新闻, 审判被称为世纪审判, 在庭上亨利的电影明星妻子 Evelyn Nesbit 作証,原来白先生在她十六岁时, 曾带她参观自己的豪宅, 当中还有一个有名的红丝绒秋千从天花垂悬下来,专为勾引少女而设,据说白先生最喜欢叫少女裸体荡秋千。

.

.



 

.

.

根据Evelyn的証供, 她就在该豪宅中被灌醉,迷奸, 失去了少女的贞操,虽然事发在与亨利相识之前, 但亨利仍然耿耿于怀。

.

.

 

 
 

 

.

.

上流社会, 丑闻,爱情, 仇恨,暴力, 凶杀,色情以及变态等种种元素当然引人入胜, 事件被广泛报导,亨利胜在有的是钱, 其母亲更誓言不惜散尽家财也不能让亨利坐上电椅, 她聘请了一群医学权威, 証明亨利是神经失常。终于在第二次审判, 亨利被判精神错乱, 被判终身进精神病院。

 

.

.

 

之后慈母再次聘请了一群医学权威, 証明亨利是神经正常。但这过程太久, 亨利急不及待,再次由伟大的母亲策划, 从精神病院偷走到加拿大, 整个过程可以拍成荷李活惊悚电影,但最后也难逃被引渡回国的命运, 一直等到七年后 1915 年亨利被証实神经正常, 重获自由。

.

.

 
 

亨利在狱中也能享用豪华膳食

.

..

.

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的凶杀, 也可以逃过极刑, 亨利更后来在自传中称自己从没有为杀人后悔。

.

.

.

.

.


亨利在1916 被控禁锢. 殴打及性侵犯一名十九岁少年, 同样以精神病为抗辩,最后又被送精神病院, 1924 再次証实精神健全,再获自由。看来亨利真有神经病, 而且病情还相当反复。

.

.

.

.

至于 Evelyn这薄命人, 据说为了亨利承诺的一百万元, 才在法庭作証, 最后她也没有得到这笔钱, 一生被骗, 被虐, 后来两次离緍, 事业失败, 更自杀不遂, 最后在 1966 年以八十二岁善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