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舊陣時

小故事: 玲姐嫁了丁蟹

玲姐嫁了丁蟹, 幾個月後她向我訴苦。   「我快崩潰了,丁蟹一家都是怪人,   「我再受不了他們一家, 他們一日三餐都吃狗肉, 不單自己愛吃, 還要強迫我吃, 我說我受不了吃狗, 益蟹就發怒,  他說: 『你算係乜野貨色?丁家上上下都食狗, 是丁家的特色, 你扮文明唔食, 就唔係丁家嘅人, 就係狗。』」     我望著憔悴的玲姐, 發覺她的樣子也好像變了。     玲姐繼續說:「阿蟹也說: 『阿玲, 我地一向父慈子孝, 我尐寶貝仔咁孝義你,  怕你餓親, 你做人老母就要包容一下尐細嘅。  食狗肉,…

 

舊陣時: 返鄉下 II :坐大船

返鄉下:  一.小學生活   二. 坐大船   三.郵寄     四.偷渡潮   .   有很多小時候的印象, 現在還頑固地覇佔在腦海中, 比方現在提起遊樂場, 不會立即想到最近去過的迪士尼, 只會想起童年時的荔園和那鎮園之寶大象天奴;例如說到醫院, 腦海中立刻會出現修頓球塲旁邊的貝夫人健康院, 彷彿馬上要聞到那陣濃烈的消毒藥水味;甚至每次看到 APPLE這英文字, 都會浮現小時候生字卡中紅紅的大蘋果, 這個聯想一直要等到 Iphone 的發明才慢慢淡化。   . 說到最深刻的, 應該是我的鄉下了, 由於是唯一接觸過的農村, 所以凡是與農村有關的, 都會聯想起小時候的鄉下。尤其是看書時, 看到有關鄉村的故事,…

 

舊陣時: 返鄉下:小學生活

下回: 返鄉下 II :坐大船  . . . 小學時代,期考與學期完結之間,通常有兩三個星期的時間,老師忙着改卷,也不教書,我們就每天帶不同的遊戲上學, 課堂變成聯誼時間, 課室喧鬧得像賭檔。 我們整天就不停的玩遊戲,放小息時,我們就移師到操場去玩别的;其實整天没有上過課,還小息什麼,但當時只想為什麼學校不是一年到晚都是如此;加上暑假即將快要開始,美好的事真是一件接着一件,人生大概没有更快樂的可能性了。  . . .   我們當時帶的遊戲也是包羅萬有, 相信人人都會記得鬥獸棋,老實說, 要等到我的大學時代, 不知從哪個同學拿來了一副鬥獸棋來懷舊一番,我才真正仔細閱讀遊戲規則, 明白正碓玩法, 知道獸穴和陷阱的關係。小學時代, 通常一方的大象或獅子給吃掉, 就立刻放棄、投降, 很少能直搗對方的獸穴, 完成大業。 還有是當年十分流行的海陸空戰棋,但由於遊戲需要一個第三者作裁判, 來判定誰的棋子大, 這位裁判又要熟悉遊戲規則, 又要懂得背誦軍、師、旅、團、營、連、排等軍階 , 所以裁判一職特別難找人充當, 因此往往很難開局。 象棋也有同樣問題, 小學生通常都不懂下棋, 就算懂也沒有這樣的耐性, 因此都只是用象棋是玩其他遊戲, 譬如扭旗桿,…

 

舊陣時:書包竊賊 II 興漢道

上回 :書包竊賊 I 西瓜波   一個平凡的星期五下午, 放學照例立刻跑到球塲踢西瓜波,數十個入球之後, 才決定回家, 於是走到看臺取回書包,只見自己的黑色書包竟然變成了藍色,  上面還多了一張 “千平先生” 的臉, 先不去追究哪個中學生還用IQ博士背囊, 還是找回自己的書包再說;開始也不緊張, 相信只是自己記錯了位置, 但經過了半個小時的搜索後,才不得不接受現實— 書包不見了!!!  …  … 對一個中學生來說失了書包的嚴重性,大概等如警察失了配槍,又或者是丐幫幫主失去了打狗棒。最後只能灰頭土臉, “死死地氣” 走到教員室。只見教員室充滿了一臉彷徨的中學生,原來都是失去書包的受害者, 教員室立時變了報案室。       “剛才我在打籃球, 書包放在看台, 回頭就不見。” 一位身材高大的同學, 一身臭汗還拿著籃球,…

 

舊陣時:書包竊賊 I 西瓜波

下回: 書包竊賊 II 興漢道       小時候的我,好像活在一個非常奇幻的世界, 除了以前提到, 一家七口住在只有四百多呎的房子,擠迫得使人難以置信外, 我的學校生活也有很多令人不能相信的傳奇。我的小學是在跑馬地,當時學校的全名是寶血女子中學附屬小學, 要等到我讀六年級時, 學校才意識到, 帶有濃烈性別色彩的名字, 是會使男生非常尷尬的, 因此才改名為寶血小學。小學每班大約三十二人, 男生只有三四位, 是典型的女校男生,記得四年級勞作堂的其中一項功課是織頸巾, 我當時心想, 不是開玩笑吧。最後,還是請槍由母親代織。 … … 中學時代,一轉就轉到全男校, 將千多個破壞力强的男生放在一起, 其實是非常高危的事, 由於學校怕會造成太大的破壞,所以踢足球不是踢皮球, 而踢的都是所謂的 ”西瓜波”, 其實就是軟的塑膠球, 如果不看其顏色, 單看間條的圖案也有一點真的像西瓜,但除非你是天生色盲,又或者長期配戴紅色的太陽鏡,…

 

讀建築:變形記V 再見!我的象人

變形記:   第一集 智慧齒   第二集 一隻燒鴨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紅   第五集 再見!我的象人  .  . 我一個人在醫院多等了一小時, 血開始止了, 醫生才終於出現, 他輕輕揭開已合口的傷口, 看看傷口的內部。好像揭開汽車的車頭蓋, 檢查汽車的內部。血又開始流了。 護士這時進場, 替我用紗布包紮, 她有她的包紮方法, 用了很多紗布,手指因而粗了三倍, 長了1.5倍, 看著粗粗長長的白手指,心想可惜受傷不是中指,否則對於負面情緒的表達, 會帶來很大的便利。  .  .  .  .  …

 

讀建築:變形記IV 雪白血紅

變形記:   第一集 智慧齒   第二集 一隻燒鴨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紅   第五集 再見!我的象人 . . / 聽說禍不單行是有其科學性, 其理論基礎與客觀性大概要與熱脹冷縮或經典力學有同等地位, 我這二年級的故事應該是最好的佐證。 . . / 象人休息了整整一天, 馬上回到 Downtown 宿舍趕功課。 其實建築學生做功課,其中一個最主要部份, 就是用界刀切硬卡紙來造模型, 這大約佔工作量的百分之七十, 工作性質是極其刻板和重覆, 最適合一個吃了大量止痛藥的象人做。 . ….

 

讀建築:變形記III 活火山

變形記:   第一集 智慧齒   第二集 一隻燒鴨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紅   第五集 再見!我的象人 下午再次躺在牙醫椅上,彷如隔世。   “怎麼樣,你會有什麼急症呢?” 牙醫慢慢地走進來。   她看到了我的臉, 驚恐地退後兩步,” 邊圓邊方, 為什麼要弄成這樣子?”   牙醫仔細地望著我, 眼中隱約閃過一陣厭惡。她轉向對助手說, 麻煩你替我取消下午的 Booking。   然後我就像一匹快被人道毀滅的駿馬一樣, 首先雙眼被眼罩蓋著, 跟著就是一針。   “哇!…

 

讀建築:變形記II 一隻燒鴨

變形記:   第一集 智慧齒   第二集 一隻燒鴨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紅   第五集 再見!我的象人 .   開學了, 功課比一年級時多一倍,同學們也埋怨吃不消,一星期後就有四,五份功課要交,因此每天都要開夜, 十分忙碌,智慧齒的傷口也被遺忘了, 只是間中創口有點癢癢的, 平時多用些漱口水便是了。 今晚, 女朋友來探訪, 照例帶一些美食來慰勞,這次是一隻燒鴨, 比起宿舍飯堂那些用保暖燈照著、軟綿綿的炸魚薯條, 唐人街的燒鴨當然是人間極品, 當然要趁新鮮把牠吃掉。   . .   . . /…

 

讀建築:變形記I 智慧齒

變形記:   第一集 智慧齒   第二集 一隻燒鴨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紅   第五集 再見!我的象人 . . . . 我是一個很沒出息的建築學生, 上過兩間大學, 都是屁滾尿流, 裙拉褲甩的渡過。雖然讀過兩間大學, 但一畢業就移居外地, 因此從來沒有出席過畢業典禮, 也沒有戴過四方帽, 當時的說法是趕緊要到外地發展, 現在想來, 大概是潛意識害怕學校會突然抽樣調查, 翻查我的出席率, 功課, 試卷等, 那麼, 學位準會被取消, 因此才萌生一走了之的念頭,…

 

上海行: 咖啡機

對美國來的人來說, 辦公室內大概沒有比咖啡機更重要的電器, 沒有電腦, 人們還勉強可以改用紙筆暫時代替, 沒有電話, 有時候還覺得有難得安靜, 但沒有咖啡, 半個辦公室立刻變成喪屍, 生產力也大大的降低。 . . 因此當得悉公司的咖啡機壞了時, 上海辦公室立刻有一陣美式的噪動, 尤其其中有幾個來自西雅圖的,沒有咖啡的日子簡直不能想像。 .   上海總設計師也是美國來的, 還算保持冷靜, 馬上召喚懂得修理的庶務。  . .   . 我看著這又舊又殘的咖啡機, 沖出來的咖啡時濃時淡, 還能修理嗎?咖啡機大概是辦公室內最便宜的電器, 為什麼不買新的。 . 我當時不知道上海的營運總監對錢是有名的小心, 一分一亳,…

 

想當年:當畫家 II

上回 :當畫家 I     周璇迷一邊工作, 一邊在吭著歌, 四季歌, 花樣的年華, 天涯歌女, 何日君再來, 月圓花好, 一首一首的在輕輕唱著。他拿出一隻手錶, 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是廣告商給他的樣板, 開始用鉛筆輕輕素描, 把手錶的輪廓摳畫出來後, 再用鋼筆上墨, 幾個小時後一幅報紙的廣告畫就完成了。     當時的攝影跟印刷還沒有現在好, 報紙的廣告登的都是手繪圖。 周璇迷就在灣仔石水渠街的廣告公司工作, 他不需要畫廣告公司的巨型海報, 因為他有自己的客路, 報紙的廣告商都找他畫廣告, 他就這樣在廣告公司從早到晚的在畫。   那一年是一九五二年, 因為周璇就在之前一年在上海進了精神病院。…

 

上海行: 南京路

走在南京路上, 一位妙齡少女迎頭走過來問路, “請問淮海路在哪裡?” .   我回答她, 不知道。 .   少女聽到我獨特的普通話, 嬌笑了一聲: “哎喲, 你是不是從外地來的, 你的普通話好特別啊!” .   類似的說話, 我不是第一次聽到。 .   少女繼續嬌道:”可不可以跟你交個朋友” 聲音婉柔得像條蛇一般, 快要纏住我的手。 .   我失笑, 活了這麼多年, 明白這個世界不是如此運作的, 妙齡少女是不可能當街主動交朋友的, 正如圓形不會有角,…

 

舊陣時: 三樓六樓

  小時候一家七口住在四百多呎的唐樓, 令人想起三毛流浪記其中一幅漫畫, 夏天的時候, 由於家中只有一間睡房有冷氣, 全家人擠進冷氣房裏去, 晚上地上都鋪滿了睡覺的人, 我被安排睡在大哥的繪圖桌下, 感覺有點像修理汽車, 眼睛望著桌子底的螺絲, 旁邊是一罐罐用來建模型的噴漆, 耳朵聽著凌晨一時重播的十八樓C座。由於要省電, 半夜就要關冷氣, 所以心中只想半夜不要這麼快來. 父親的理論是, 只要涼冷了身體, 入睡了就可以關機了, 但任你的邏輯如何緊密, 思想体系如何完整, 演說如何具說服力, 也改變不了熱這現實, 心靜肯定不會自然涼, 於是, 如果關機時還有精力, 我們也會示威一下, 唱一下抗議歌, 歌詞其實只是 “抗議, 抗議, 抗議…”。…

 

想當年:當畫家 I

 下回:當畫家 II   . . / 四個少年人抬著四塊六呎乘六呎的大帆布畫框, 像四隻吃足了風的帆船, 浩浩漡漡地沿著電車路向西走, 當時的少年人都是瘦瘦削削的, 大風吹著帆布差不多可以令他們飛起, 四人停在交通燈前休息一下, 四張大畫暫時拚在一塊, 可以看到錦繡前程四個大字, 紫羅蘭的頭像分成兩半,, 下半部還有不日放映幾個小字, 他們從灣仔起程一直走到石塘咀的太平戲院, 行程大概五公里. 需時兩個小時. . . / 當時應該是一九五二年左右, 因為父親記得後來廣告公司接到一單生意, 是繪畫英女王登基大巡遊中的大皇冠. 父親當年在這廣告美術公司當學徒, 當時的學徒要給師父每月六十元的伙食費, 師父就提供膳食, 並給學徒無償的工作, 作為學習機會,…

 

舊陣時: 亡命之徒

人們像潮水湧過來, 從攤檔看過來, 只看到無數的手伸出來, 在搶奪那些大贈送的燈籠, 情形像沉船後很多遇溺的人, 在水中等待救援船拋下來的救生圈.     在這些無數的手中, 有一雙特別細小的手, 這小手的主人自小已有不怕死的性格, 加上剛才母親的責罵, 簡直是火上加油, 憤憤不平的她現在更有一股惡向膽邊生的勇氣.     她也不是一味不自量力, 大的燈籠她知道是拿不了的, 她的目標是小一點的燈籠. 數目也多一點, 其實小手已經差不多能碰到那小燈籠了, 就是只差小小一點. 悲劇通常是由小小的一點開始的.     “跟他拚了” 聽到了旁邊暴徒敢死的宣言, 小女孩仍意識不到危險, 因為她自己也有同一樣的信念, 只看見有更多敢死隊湧過來,…

 

舊陣時: 交稿

  . . .  小時候填寫父親職業一欄, 都是填 Artist 的, 因為當時不懂 Illustrator 這字, 父親其實是報紙的插畫家, 負責報紙小說的插圖.   . . .    . . .  小時候不好意思說, 只對人說畫的都是武俠小說, 古典愛情小說如紅樓夢一類, 長大後想通了, 尤其是到了外國後, 索性自豪地跟人說是 Porn Illustrator, 因為畫的也包括成人小說….

 

小故事: 穴囚

  . . .  這晚酋長又獵殺了一隻狼, 我們一起在空地上慶祝, 享用著這白白的狼肉, 酋長戴著那猙獰的狼頭作帽子,極其威武,  她向我們發言: 我們以後也不再受豺狼的威脅了!     . . .  很久以前, 她帶領我們殺死了一大群狼, 狼肉還藏在雪山上, 酋長定時會從山上拿一些來, 給大家享用. 我們提議每年都慶祝這捕狼節, 但都給酋長禁止了.   . . .    自此以後就再沒有狼群, 只有零星一兩隻獨行者.坐在我旁邊的甲突然道 :…

 

加州人在上海

      加州人拖著疲倦的身體走進會議室,門一打開, 煙霧就像妖怪一般湧出來。立刻包圍著他, 迅速污染著,蠶食著他的身體, 加州人感覺像一條迷航的輪船, 駛進了大霧的水域, 一時之間不知在何處, 又如入夢魘:這就是我為自己選擇的人生。我以後就要過這種生活,一時間,迷惘至極 。               計劃是先在紐約工作三個月, 然後調到上海,其他同事對此計劃不樂觀, 因為是典型的加州人,對自己身體異常尊重,甚至是崇拜, 因而有獨特的飲食習慣, 加州人的飲食是地道加州的 RAW FOOD DIET, 就是只吃生的, 凡是煮過, 加工過的都不可放入口。 剩下來的選擇不多,…

 

舊陣時: 惡貫滿盈

  . . 認識我的人, 都知道我是非常重女輕男的, 小女孩做壞事, 是佻皮可愛, 男孩就是頑皮討厭, 原因大概是我經常看自己小時候的照片, 自己也覺反胃, 何況其他人呢! . . 記得小時候的我已經有點雙重性格, 一面很頑皮, 非常的討人厭, 一面很聽話, 十分可愛, 長大準成 Dr. Jekyll and Mr. Hyde, 大概沒有博士銜頭. . . 我曾經被一群老師圍著, 她們一邊捏我的臉珠, 一邊對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