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旧阵时

旧阵时: 容易受伤的孩子II 跌打

. 上回 容易受伤的孩子I 铁打  . . .   小时候,永远将按摩读成「爱摸」, 爆谷是「炮谷」,孟子说成「万子」,诸葛亮是「猪角亮」,孙悟空是「输盐空」,跌打就会读成「铁打」, 甚至因此和「打铁」混淆。 . 在的士上, 母亲向我解释: 「这个跌打医生医术非常高明, 但人是相当贱格的, 最爱诅咒别人去死,我每次去看他也是吵架收场。」 .   车子这时驶在皇后大道西,天下著大雨, 倍感悲凉, 到了荷李活道后下了车,我忍着腰痛站在街角等候, 母亲逐间大厦找也找不到那跌打医馆, 正在徬徨之际,路过一位街坊。 . 「请问你知不知道附近有一位把口好贱的跌打医生?」 . 「哦,是陈师傅…..」原是他的口贱是远近驰名。「他已经死了几年。」人生真如白驹过隙啊。 . 我与母亲交换一个眼神,…

 

旧阵时: 容易受伤的孩子I 铁打

.下回: 容易受伤的孩子II 跌打  . . 一个人如果生性顽劣,而且又缺乏基本常识,「乃嘢」应该是必然的,小时候的我还要加上异常冲动和事事搏尽的个性,悲剧命运可以说是早注定了 。最终能养得大、而没有甩头甩骨,应该属于最大神绩。 . 记得第一次比较严重的受伤,是在四年级。当时忽然有人发现学校附近山光道的后山出现了一个空置的游乐塲,老实说一个长期没人的游乐场是点恐怖, 听说秋千会自己动起来,空置的氹氹转间中会有小孩笑声,以前皇室堡的天台就有一个。 .   但小学生为了玩当然可以不顾一切,一天照例放了学不回家到公园玩,告诉父母要到同学家温习。说谎的报应来得很快,事发时我正在玩摇摇板,望着对面的四眼同学。     不知什么原因,大概是鬼整,四眼同学突然飞身跳离操作中的摇摇板,然后向擒钢架直扑过去,姿势有点像电影中爆炸场面的主角,我只感觉自己在高速向下跌,那时还没有危机感,双脚还安然放在摇摇板的脚踏上。直到我听到巨响,看到摇摇板在颤抖,感觉到撞击力由摇摇板传到屁股,经过小腹再到达胸前,接着痛楚也依着相同路径向上扩散,  我勉强站起来,摇摇板的震动好像仍停留在我的身体,  仿佛是Tom and Jerry 的画面。       我感到自己不能呼吸,   仿佛被人大力按住胸口,  我如入梦魇,  不管如何努力,氧气是说什么也吸不进肺里, 难道我就是这样窒息死去。正要开始flashback 短短的一生,大约五秒后,胸口突然一涨,一口氧气深深地吸了入来,感到无比受用。…

 

小故事: 玲姐嫁了丁蟹

玲姐嫁了丁蟹, 几个月后她向我诉苦。   「我快崩溃了,丁蟹一家都是怪人,   「我再受不了他们一家, 他们一日三餐都吃狗肉, 不单自己爱吃, 还要强迫我吃, 我说我受不了吃狗, 益蟹就发怒,  他说: 『你算系乜野货色?丁家上上下都食狗, 是丁家的特色, 你扮文明唔食, 就唔系丁家嘅人, 就系狗。』」     我望着憔悴的玲姐, 发觉她的样子也好像变了。     玲姐继续说:「阿蟹也说: 『阿玲, 我地一向父慈子孝, 我尐宝贝仔咁孝义你,  怕你饿亲, 你做人老母就要包容一下尐细嘅。  食狗肉,…

 

旧阵时: 返乡下 II :坐大船

返乡下:  一.小学生活   二. 坐大船   三.邮寄     四.偷渡潮   .   有很多小时候的印象, 现在还顽固地覇占在脑海中, 比方现在提起游乐场, 不会立即想到最近去过的迪士尼, 只会想起童年时的荔园和那镇园之宝大象天奴;例如说到医院, 脑海中立刻会出现修顿球塲旁边的贝夫人健康院, 仿佛马上要闻到那阵浓烈的消毒药水味;甚至每次看到 APPLE这英文字, 都会浮现小时候生字卡中红红的大苹果, 这个联想一直要等到 Iphone 的发明才慢慢淡化。   . 说到最深刻的, 应该是我的乡下了, 由于是唯一接触过的农村, 所以凡是与农村有关的, 都会联想起小时候的乡下。尤其是看书时, 看到有关乡村的故事,…

 

旧阵时: 返乡下:小学生活

下回: 返乡下 II :坐大船  . . . 小学时代,期考与学期完结之间,通常有两三个星期的时间,老师忙着改卷,也不教书,我们就每天带不同的游戏上学, 课堂变成联谊时间, 课室喧闹得像赌档。 我们整天就不停的玩游戏,放小息时,我们就移师到操场去玩别的;其实整天没有上过课,还小息什么,但当时只想为什么学校不是一年到晚都是如此;加上暑假即将快要开始,美好的事真是一件接着一件,人生大概没有更快乐的可能性了。  . . .   我们当时带的游戏也是包罗万有, 相信人人都会记得斗兽棋,老实说, 要等到我的大学时代, 不知从哪个同学拿来了一副斗兽棋来怀旧一番,我才真正仔细阅读游戏规则, 明白正碓玩法, 知道兽穴和陷阱的关系。小学时代, 通常一方的大象或狮子给吃掉, 就立刻放弃、投降, 很少能直捣对方的兽穴, 完成大业。 还有是当年十分流行的海陆空战棋,但由于游戏需要一个第三者作裁判, 来判定谁的棋子大, 这位裁判又要熟悉游戏规则, 又要懂得背诵军、师、旅、团、营、连、排等军阶 , 所以裁判一职特别难找人充当, 因此往往很难开局。 象棋也有同样问题, 小学生通常都不懂下棋, 就算懂也没有这样的耐性, 因此都只是用象棋是玩其他游戏, 譬如扭旗杆,…

 

旧阵时:书包窃贼 II 兴汉道

上回 :书包窃贼 I 西瓜波   一个平凡的星期五下午, 放学照例立刻跑到球塲踢西瓜波,数十个入球之后, 才决定回家, 于是走到看台取回书包,只见自己的黑色书包竟然变成了蓝色,  上面还多了一张 “千平先生” 的脸, 先不去追究哪个中学生还用IQ博士背囊, 还是找回自己的书包再说;开始也不紧张, 相信只是自己记错了位置, 但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搜索后,才不得不接受现实— 书包不见了!!!  …  … 对一个中学生来说失了书包的严重性,大概等如警察失了配枪,又或者是丐帮帮主失去了打狗棒。最后只能灰头土脸, “死死地气” 走到教员室。只见教员室充满了一脸彷徨的中学生,原来都是失去书包的受害者, 教员室立时变了报案室。       “刚才我在打篮球, 书包放在看台, 回头就不见。” 一位身材高大的同学, 一身臭汗还拿着篮球,…

 

旧阵时:书包窃贼 I 西瓜波

下回: 书包窃贼 II 兴汉道       小时候的我,好像活在一个非常奇幻的世界, 除了以前提到, 一家七口住在只有四百多呎的房子,挤迫得使人难以置信外, 我的学校生活也有很多令人不能相信的传奇。我的小学是在跑马地,当时学校的全名是宝血女子中学附属小学, 要等到我读六年级时, 学校才意识到, 带有浓烈性别色彩的名字, 是会使男生非常尴尬的, 因此才改名为宝血小学。小学每班大约三十二人, 男生只有三四位, 是典型的女校男生,记得四年级劳作堂的其中一项功课是织颈巾, 我当时心想, 不是开玩笑吧。最后,还是请枪由母亲代织。 … … 中学时代,一转就转到全男校, 将千多个破坏力强的男生放在一起, 其实是非常高危的事, 由于学校怕会造成太大的破坏,所以踢足球不是踢皮球, 而踢的都是所谓的 ”西瓜波”, 其实就是软的塑胶球, 如果不看其颜色, 单看间条的图案也有一点真的像西瓜,但除非你是天生色盲,又或者长期配戴红色的太阳镜,…

 

读建筑:变形记V 再见!我的象人

变形记:   第一集 智慧齿   第二集 一只烧鸭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红   第五集 再见!我的象人  .  . 我一个人在医院多等了一小时, 血开始止了, 医生才终于出现, 他轻轻揭开已合口的伤口, 看看伤口的内部。好像揭开汽车的车头盖, 检查汽车的内部。血又开始流了。 护士这时进场, 替我用纱布包扎, 她有她的包扎方法, 用了很多纱布,手指因而粗了三倍, 长了1.5倍, 看着粗粗长长的白手指,心想可惜受伤不是中指,否则对于负面情绪的表达, 会带来很大的便利。  .  .  .  .  …

 

读建筑:变形记IV 雪白血红

变形记:   第一集 智慧齿   第二集 一只烧鸭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红   第五集 再见!我的象人 . . / 听说祸不单行是有其科学性, 其理论基础与客观性大概要与热胀冷缩或经典力学有同等地位, 我这二年级的故事应该是最好的佐证。 . . / 象人休息了整整一天, 马上回到 Downtown 宿舍赶功课。 其实建筑学生做功课,其中一个最主要部份, 就是用界刀切硬卡纸来造模型, 这大约占工作量的百分之七十, 工作性质是极其刻板和重复, 最适合一个吃了大量止痛药的象人做。 . ….

 

读建筑:变形记III 活火山

变形记:   第一集 智慧齿   第二集 一只烧鸭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红   第五集 再见!我的象人 下午再次躺在牙医椅上,彷如隔世。   “怎么样,你会有什么急症呢?” 牙医慢慢地走进来。   她看到了我的脸, 惊恐地退后两步,” 边圆边方, 为什么要弄成这样子?”   牙医仔细地望着我, 眼中隐约闪过一阵厌恶。她转向对助手说, 麻烦你替我取消下午的 Booking。   然后我就像一匹快被人道毁灭的骏马一样, 首先双眼被眼罩盖著, 跟着就是一针。   “哇!…

 

读建筑:变形记II 一只烧鸭

变形记:   第一集 智慧齿   第二集 一只烧鸭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红   第五集 再见!我的象人 .   开学了, 功课比一年级时多一倍,同学们也埋怨吃不消,一星期后就有四,五份功课要交,因此每天都要开夜, 十分忙碌,智慧齿的伤口也被遗忘了, 只是间中创口有点痒痒的, 平时多用些漱口水便是了。 今晚, 女朋友来探访, 照例带一些美食来慰劳,这次是一只烧鸭, 比起宿舍饭堂那些用保暖灯照着、软绵绵的炸鱼薯条, 唐人街的烧鸭当然是人间极品, 当然要趁新鲜把牠吃掉。   . .   . . /…

 

读建筑:变形记I 智慧齿

变形记:   第一集 智慧齿   第二集 一只烧鸭   第三集 活火山   第四集 雪白血红   第五集 再见!我的象人 . . . . 我是一个很没出息的建筑学生, 上过两间大学, 都是屁滚尿流, 裙拉裤甩的渡过。虽然读过两间大学, 但一毕业就移居外地, 因此从来没有出席过毕业典礼, 也没有戴过四方帽, 当时的说法是赶紧要到外地发展, 现在想来, 大概是潜意识害怕学校会突然抽样调查, 翻查我的出席率, 功课, 试卷等, 那么, 学位准会被取消, 因此才萌生一走了之的念头,…

 

上海行: 咖啡机

对美国来的人来说, 办公室内大概没有比咖啡机更重要的电器, 没有电脑, 人们还勉强可以改用纸笔暂时代替, 没有电话, 有时候还觉得有难得安静, 但没有咖啡, 半个办公室立刻变成丧尸, 生产力也大大的降低。 . . 因此当得悉公司的咖啡机坏了时, 上海办公室立刻有一阵美式的噪动, 尤其其中有几个来自西雅图的,没有咖啡的日子简直不能想像。 .   上海总设计师也是美国来的, 还算保持冷静, 马上召唤懂得修理的庶务。  . .   . 我看着这又旧又残的咖啡机, 冲出来的咖啡时浓时淡, 还能修理吗?咖啡机大概是办公室内最便宜的电器, 为什么不买新的。 . 我当时不知道上海的营运总监对钱是有名的小心, 一分一亳,…

 

想当年:当画家 II

上回 :当画家 I     周璇迷一边工作, 一边在吭著歌, 四季歌, 花样的年华, 天涯歌女, 何日君再来, 月圆花好, 一首一首的在轻轻唱着。他拿出一只手表, 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是广告商给他的样板, 开始用铅笔轻轻素描, 把手表的轮廓抠画出来后, 再用钢笔上墨, 几个小时后一幅报纸的广告画就完成了。     当时的摄影跟印刷还没有现在好, 报纸的广告登的都是手绘图。 周璇迷就在湾仔石水渠街的广告公司工作, 他不需要画广告公司的巨型海报, 因为他有自己的客路, 报纸的广告商都找他画广告, 他就这样在广告公司从早到晚的在画。   那一年是一九五二年, 因为周璇就在之前一年在上海进了精神病院。…

 

上海行: 南京路

走在南京路上, 一位妙龄少女迎头走过来问路, “请问淮海路在哪里?” .   我回答她, 不知道。 .   少女听到我独特的普通话, 娇笑了一声: “哎哟, 你是不是从外地来的, 你的普通话好特别啊!” .   类似的说话, 我不是第一次听到。 .   少女继续娇道:”可不可以跟你交个朋友” 声音婉柔得像条蛇一般, 快要缠住我的手。 .   我失笑, 活了这么多年, 明白这个世界不是如此运作的, 妙龄少女是不可能当街主动交朋友的, 正如圆形不会有角,…

 

旧阵时: 三楼六楼

  小时候一家七口住在四百多呎的唐楼, 令人想起三毛流浪记其中一幅漫画, 夏天的时候, 由于家中只有一间睡房有冷气, 全家人挤进冷气房里去, 晚上地上都铺满了睡觉的人, 我被安排睡在大哥的绘图桌下, 感觉有点像修理汽车, 眼睛望着桌子底的螺丝, 旁边是一罐罐用来建模型的喷漆, 耳朵听着凌晨一时重播的十八楼C座。由于要省电, 半夜就要关冷气, 所以心中只想半夜不要这么快来. 父亲的理论是, 只要凉冷了身体, 入睡了就可以关机了, 但任你的逻辑如何紧密, 思想体系如何完整, 演说如何具说服力, 也改变不了热这现实, 心静肯定不会自然凉, 于是, 如果关机时还有精力, 我们也会示威一下, 唱一下抗议歌, 歌词其实只是 “抗议, 抗议, 抗议…”。…

 

想当年:当画家 I

 下回:当画家 II   . . / 四个少年人抬着四块六呎乘六呎的大帆布画框, 像四只吃足了风的帆船, 浩浩漡漡地沿着电车路向西走, 当时的少年人都是瘦瘦削削的, 大风吹着帆布差不多可以令他们飞起, 四人停在交通灯前休息一下, 四张大画暂时拼在一块, 可以看到锦绣前程四个大字, 紫罗兰的头像分成两半,, 下半部还有不日放映几个小字, 他们从湾仔起程一直走到石塘咀的太平戏院, 行程大概五公里. 需时两个小时. . . / 当时应该是一九五二年左右, 因为父亲记得后来广告公司接到一单生意, 是绘画英女王登基大巡游中的大皇冠. 父亲当年在这广告美术公司当学徒, 当时的学徒要给师父每月六十元的伙食费, 师父就提供膳食, 并给学徒无偿的工作, 作为学习机会,…

 

旧阵时: 亡命之徒

人们像潮水涌过来, 从摊档看过来, 只看到无数的手伸出来, 在抢夺那些大赠送的灯笼, 情形像沉船后很多遇溺的人, 在水中等待救援船抛下来的救生圈.     在这些无数的手中, 有一双特别细小的手, 这小手的主人自小已有不怕死的性格, 加上刚才母亲的责骂, 简直是火上加油, 愤愤不平的她现在更有一股恶向胆边生的勇气.     她也不是一味不自量力, 大的灯笼她知道是拿不了的, 她的目标是小一点的灯笼. 数目也多一点, 其实小手已经差不多能碰到那小灯笼了, 就是只差小小一点. 悲剧通常是由小小的一点开始的.     “跟他拼了” 听到了旁边暴徒敢死的宣言, 小女孩仍意识不到危险, 因为她自己也有同一样的信念, 只看见有更多敢死队涌过来,…

 

旧阵时: 交稿

  . . .  小时候填写父亲职业一栏, 都是填 Artist 的, 因为当时不懂 Illustrator 这字, 父亲其实是报纸的插画家, 负责报纸小说的插图.   . . .    . . .  小时候不好意思说, 只对人说画的都是武侠小说, 古典爱情小说如红楼梦一类, 长大后想通了, 尤其是到了外国后, 索性自豪地跟人说是 Porn Illustrator, 因为画的也包括成人小说….

 

小故事: 穴囚

  . . .  这晚酋长又猎杀了一只狼, 我们一起在空地上庆祝, 享用着这白白的狼肉, 酋长戴着那狰狞的狼头作帽子,极其威武,  她向我们发言: 我们以后也不再受豺狼的威胁了!     . . .  很久以前, 她带领我们杀死了一大群狼, 狼肉还藏在雪山上, 酋长定时会从山上拿一些来, 给大家享用. 我们提议每年都庆祝这捕狼节, 但都给酋长禁止了.   . . .    自此以后就再没有狼群, 只有零星一两只独行者.坐在我旁边的甲突然道 :…

 

加州人在上海

      加州人拖着疲倦的身体走进会议室,门一打开, 烟雾就像妖怪一般涌出来。立刻包围着他, 迅速污染著,蚕食着他的身体, 加州人感觉像一条迷航的轮船, 驶进了大雾的水域, 一时之间不知在何处, 又如入梦魇:这就是我为自己选择的人生。我以后就要过这种生活,一时间,迷惘至极 。               计划是先在纽约工作三个月, 然后调到上海,其他同事对此计划不乐观, 因为是典型的加州人,对自己身体异常尊重,甚至是崇拜, 因而有独特的饮食习惯, 加州人的饮食是地道加州的 RAW FOOD DIET, 就是只吃生的, 凡是煮过, 加工过的都不可放入口。 剩下来的选择不多,…

 

旧阵时: 恶贯满盈

  . . 认识我的人, 都知道我是非常重女轻男的, 小女孩做坏事, 是佻皮可爱, 男孩就是顽皮讨厌, 原因大概是我经常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自己也觉反胃, 何况其他人呢! . . 记得小时候的我已经有点双重性格, 一面很顽皮, 非常的讨人厌, 一面很听话, 十分可爱, 长大准成 Dr. Jekyll and Mr. Hyde, 大概没有博士衔头. . . 我曾经被一群老师围着, 她们一边捏我的脸珠, 一边对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