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续城西 Keypad Sept-issue: Architalk

按此连结到Keypad 原文  | English Version

_issue cover

试想在市中心有一条荒废了的高架铁路,人人视为眼中钉,拆之为后快, 偏偏有两位 “不识趣”的保育人士, 坚持要把这条残破不堪的铁路保留。如果换了第二个城市, 这两位些保育人仕只会被视为是搅事、阻碍发展, 铁路老早就拆毁了, 但事件发生在纽约,铁路最终不单没有被拆卸,反而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大受欢迎, 带动社区更新的空中花园。­

3250739639_421c91e801_b

..

..

..

 

故事开始在纽约曼克顿上世纪的二十年代, 为了方便运输货物到城西货仓区, 纽约市兴建了一条仅长 1.6 公里的高架铁路 (High Line), 高架铁路穿越许多货仓之内,直接卸货。这条铁路一直使用到一九八零年才被淘汰, 剩下的是一条荒废的天桥, 天桥底是不见天日, 路轨更已是杂草丛生,。过了二十年后,市政府终于决定把High Line 拆掉, 这时保育人仕Robert Hammond 和Joshua David挺身而出, 要保留这条全无用途的High Line。

 

3251567392_8e521c175d_b

..3250737625_6c27d4032f_b

..

..

面对当时愤怒的居民示和地产商, 这两位保育人仕不需要在 High Line上扎营抗争, 他们成立了保育组织 “High Line之友”, 极力增取居民的支持, 提出将 High Line 改建成一个空中花园,既可供公众使用,估计亦可以使附近的地价会提升 13-16%。

 

 

..

..

..

经过三年的努力, 克服无数困难,保育人仕终于成功说服市议会, 加上这时候支持拆桥的市长朱理亚尼 (Rudy Giuliani) 卸任, 换来的是持开放态度的彭博 (Michael Bloomberg), 终于在2004年, High Line 公园的概念获得通过了。

..

..

..

接下来是公园的规划, 过程强调公众参与,“High Line之友”邀请­市民参观基地, 并举办公开论坛收集居民的意见。参考了这些意见后,最终的设计强调新旧交错, 刻意把纽约的过去和现在展现在游人面前。公园在十米高的天桥上, 穿插在周围的高楼大厦之间, 游人穿梭于城西的新旧建筑之间。设计还加入了许多小玩意,例如把原来的路轨和枕木也保留了, 两旁种满长草, 用意是保留原来杂草丛生的旧貌;又把公园的长櫈安装在原有的路轨上, 变成可以滑动的坐位。又例如设计包括一个露天剧场, 舞台是一个大窗,观看的对象就变成是纽约市的繁忙的街景。

..

..highline31

..

结果怎么样?二零零九年 High Line 公园第一期开放给公众, 马上成为新的旅游热点,大受游客和本地人的欢迎, 假日游人数量更达每天两万人次, 周边的地区也被带旺了, 许多旧货仓也转营为艺廊、名店、精品酒店和高级餐厅。城西更成为名建筑师设计的集中地, Zaha Hadid、Frank Gehry、 Jean Nouvel、 Shigeru Ban、Neil Denari等的作品都在High Line 附近出现。

..Picture+1

..

..

High Line公园估计会为市政府在二十年内带来了 9 亿美元的税收, 比起High Line之友最初估计的 2.5亿高出数倍。成功的故事成为都市更新的典范,其他城市争相彷效, 希望能产生所谓 “High Line 效应”。

..

..

..

0481

 

..

..

..

如果当初拆卸了高架天桥, 该区大概只会变成另一个毫无特色的住宅区。High Line 说明了要令一个旧区重生, 除了拆卸从头再起之外, 还可以把现有的基建升级, 社区像有生命一般, 自我更新起来,其实在香港中区的扶手电梯也具有类似的效果。因此不再是在选择保育和发展, 而是让保育成为发展的一部份。

 

Highline1-superJumbo

..

..

..

最难得是整个项目从头开始都是由民间发动, 而且有很大的公众参与, 政府只是担任从旁协助的角色, 比起政府闭门造车的重建工程, 似乎更具经济效益, 也更乎合居民的利益。

..

..

..

香港财政司长曾俊华在网志上赞扬 High Line: “它显示,有创意的保育是可以不用花很多钱,而能产生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 其实单单创意还不足够, 还需要一个对新事物开放的社会,和愿意倾听民意的政府。

..

..

..

 

 

architecture photography: Highline elevated park at the blue hour, chelsea neighborhood, manhattan, New York City, NYC

..

..

..

后记

假如High Line 在香港,铁路老早就在全民共识下拆毁了, 就算真的有一部份民意要保留, 政府多半会照拆可也。 就算政府同意要保留 High Line, 大概会把天桥底开发成全球最长的商塲, 桥面也许也会成为公共空间,不过每次要保安开闸才可进入。向海的一面大概要建三四十幢屏风楼, 楼宇名字会叫高线轩、高峰豪庭、高苑之类, 以示纪念,表示已经尽保育的责任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