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聽林憶蓮的故事 九十年代 I

聽林憶蓮的故事目錄:  一.80sI   二.80sII     三.90sI    四.90sII    五.90sIII    六.00sI   七.00sII    八.10s

.

九十年代是人類最美好的年代。

.

.

那年代什麼也美好,問題也簡單一點。

.

.

那年代的環境問題只是臭氧層破了,停用噴髮膠就解決了,反正那是八十年代的產物。恐怖主義是地區性,不會影響你上飛機要過脫褸脫鞋脫皮帶的層層安檢。

.

.

 

 

.

那年代的港產片仍是橫掃亞洲,中國貨還是價廉物美。蘇聯取消稱霸全球,日本放棄經濟侵略。九十年代那一次的海灣戰爭是正義之戰,那一次的世貿恐襲只炸了地牢,九十年代那一個布殊沒有連任,那一個克林頓總統是男的。

.

.

那年代大人看的蘋果,是剛創刊的報紙,還沒有 upgrade 到iphone,小朋友偷偷玩的是minesweepers 還沒有變minecraft,他媽哥池小雞也還未變成angry bird。手機真是用來打電話,因此不會影響家庭生活,上網還是用電話線,因為太慢,所以不會沉迷。

.

.

那年代香港也美好一點,多了機塲,多了奧運金牌,多了周星弛,卻少了黃家駒、少了陳百強,少了事頭婆,多了董建華。

.

.

.

踏入這美好年代,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是預備會考,周末我會回學校自修室温書,記得九一年的農曆年我在上自修室途中才記起林憶蓮的唱碟已經出了,立刻在銅鑼灣圓型天橋下了巴士,走到邊寧頓街,那裏有一間中醫叫何方亮,門口貼滿各種奇難雜症、瘡疥癣毒的嘔心照片,我就在旁邊的一間唱片店買了「夢了瘋了倦了」。

.

.

gRqYTOMwlotUze3VP4Foeg

「夢了瘋了倦了」帶來極大震撼,簡直可以說使我從新再一次愛上林憶蓮 (fall in love all over again) 。

 .

.

 

第一首是破曉,無論編曲、旋律、演繹、歌詞都是無懈可擊,後來知道是六四歌,更添加多一份感動。林憶蓮在91年演唱會唱這歌時,舞蹈藝員打扮成北京學生,然後紛紛中槍倒地,躺在鮮紅布幔上,據說是受了新華社的壓力,才在以後幾場演唱會把紅布改成黃布。當時香港的可愛之處,凡是正常一點的人也會敢於發聲悼念,說自己相信的話。不像今天經濟非常依賴祖國後,很多人開始學懂要「多角度」看這「複雜問題」,更不會有「不殺他們,那有我們幾十年穏定發展」的恐怖強盗邏輯。

 .

.

.

 

 

 .

.

 

「微涼」是任何時候也可以使人心情變好的歌,記得一個下午我温Bio睡著了,被收音機播著的「微涼」弄醒了,金黃色的斜陽和微風輕輕透入睡房,眼前雖然還有會考這大障礙,我卻心情大好,當時的人生是什麼也沒有,卻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

.

除了「破曉」和「微涼」,還有「夢了」、「哈囉感覺」、「心野夜」首首都可以成repeat one 的歌。其中也有令人生氣火滾的歌,就是與陳百强合唱的「我要等的正是你」,對於一個過份着重旋律的膚淺樂迷來說,那時的我覺得這歌簡直是「冇音」,心想第一段陳百強不如索性朗誦出來,拍子又不快不慢,聽到人火都嚟埋,恨不得把CD的那條軌刮花,使它自動跳線。

.

.

.

.

.

.

.

..

有了這唱片後,到自修室幾乎變成是樂趣,為我溫書帶來很大的動力。那時候認為這世界應該不會有再好的唱片了,因為當時還未出現「野花」。

..

.

 

 

.

29 Sandy 90s E

..

 

.

.

會考之後我舉家從天后搬到青龍頭,就是出名吃燒鵝的深井附近,自此之後每天我要花三小時在交通上,幸好這段時間已經有了「野花」這CD,平常上學穿著校服校規不准聽Discman,我就會在心裏由頭到尾唱一次整隻唱片。有一次,我照例哼著「再生戀」上學,正在以京劇腔口演譯歌曲的開頭,天下著有史以來最大的雨,我正在金鐘轉巴士回校,眼見洪水沿花園道天橋直湧過來,蔚為奇觀,看得我和幾個同學目定口呆。這時巴士已經停駛了,又沒有的士,我們本著小學紀念册上「頭可斷,血可流,學問不可不追求」的烈士精神,像黃河拉伕般面對著湧下來泥黃色的大水,仍堅持上學。

.

.

.

..

我們沿花園道向上行,大家全身已經是濕透,舉傘只是象徵性,像三文魚般逆流而上,一個多小時後我們終於到達學校,恍如隔世。幾個同學共渡刧難後,立即結成異姓兄弟。當天是會考試期,學校是試塲,老師宣布有特別安排,大家同學請安靜自修,我和眾位異姓兄弟對望了一眼,千辛萬苦飛越大渡河回來自修?人生第一次希望老師教書。我惡向膽邊生,決定索性小睡片刻以示抗議。這時我開始全身發冷,穿了同學的毛衣也不夠暖,毫無辦法之下,看到桌面上有一份南華早報,我於是把報紙一層一層包在身上,包了三四層,露宿者的方法雖然不大雅觀但極其有效,既能保䁔又學英文。 後來回家看到新聞才知當天大水像黃河缺堤般夾著途人和汽車沖下來,非常危險,自從那一天開始,香港就有了黃紅黑的暴雨警告。

 .

.

.

.

 

 

直到現在我還不能決定,到底喜歡「野花」還是「瘋了」哪一隻碟多一點,「瘋了」好像淡淡的茶,「野花」就似濃濃的酒,每首歌單獨來説「瘋了」好像比較好一點,但「野花」要整隻碟聽,每首歌代表一種花,主題連貫,好像是在看一本小說,又似是聽一場音樂劇。「再生戀」編曲極其豐富,令人想起很久以前林子祥的電影「再生人」,有一種中式的詭異。「薔薇之戀」基本上「情人的眼淚」的續集,當然也成為我的最愛,全碟的高潮應該是在「野花」,以二胡和古箏伴奏加上Dick Lee的招牌和聲,襯托出林憶蓮的哀怨演繹,但主角似乎是林振強的詞,溫柔細膩,一首歌塑造了全隻碟的感覺。非常不喜歡的是「花之色」,感覺相當奇怪,編曲和唱法也好像有點輕挑詼諧,最重要是不喜歡其旋律,簡稱唔識欣賞,如果不是為了寫這篇文從來也不會聽。

 

 

 .

.

.

.

.

當時的我想如果以後林憶蓮的每一碟都像「瘋了」和「野花」如此質素,那真是「仲成世界」?可能是「野花」被評為曲高和寡,銷量不好,「回來愛的身邊」為群眾作出了妥協,也因此沒有成為經典,但這唱片其實算是不錯,最喜歡的是「愛的世界」,彷彿樂觀版的「破曉」,又如有一點像「微涼」令人非常舒暢。當年我住在青龍頭小甜甜發展的豪景花園,經常可以在附近的沙灘散步,「愛的世界」成為看海的最佳配樂。

.

.

.

.

 

Taken by Kit Tsin from Google maps

Photo by Kit Tsin from Google maps

Model

.

.

.

聽林憶蓮的故事目錄:  一.80sI   二.80sII     三.90sI    四.90sII    五.90sIII    六.00sI   七.00sII    八.1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