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听林忆莲的故事 九十年代 I

听林忆莲的故事目录:  一.80sI   二.80sII     三.90sI    四.90sII    五.90sIII    六.00sI   七.00sII    八.10s

.

九十年代是人类最美好的年代。

.

.

那年代什么也美好,问题也简单一点。

.

.

那年代的环境问题只是臭氧层破了,停用喷发胶就解决了,反正那是八十年代的产物。恐怖主义是地区性,不会影响你上飞机要过脱褛脱鞋脱皮带的层层安检。

.

.

 

 

.

那年代的港产片仍是横扫亚洲,中国货还是价廉物美。苏联取消称霸全球,日本放弃经济侵略。九十年代那一次的海湾战争是正义之战,那一次的世贸恐袭只炸了地牢,九十年代那一个布殊没有连任,那一个克林顿总统是男的。

.

.

那年代大人看的苹果,是刚创刊的报纸,还没有 upgrade 到iphone,小朋友偷偷玩的是minesweepers 还没有变minecraft,他妈哥池小鸡也还未变成angry bird。手机真是用来打电话,因此不会影响家庭生活上网不是用手提电话而是用电话线,因为太慢,所以不会沉迷。

.

.

那年代香港也美好一点,多了机塲,多了奥运金牌,多了周星弛,却少了黄家驹、少了陈百强,少了事头婆,多了董建华。

.

.

.

踏入这美好年代,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是预备会考,周末我会回学校自修室温书,记得九一年的农历年我在上自修室途中才记起林忆莲的唱碟已经出了,立刻在铜锣湾圆型天桥下了巴士,走到边宁顿街,那里有一间中医叫何方亮,门口贴满各种奇难杂症、疮疥癣毒的呕心照片,我就在旁边的一间唱片店买了「梦了疯了倦了」。

.

.

gRqYTOMwlotUze3VP4Foeg

「梦了疯了倦了」带来极大震撼,简直可以说使我从新再一次爱上林忆莲 (fall in love all over again) 。

 .

.

 

第一首是破晓,无论编曲、旋律、演绎、歌词都是无懈可击,后来知道是六四歌,更添加多一份感动。林忆莲在91年演唱会唱这歌时,舞蹈艺员打扮成北京学生,然后纷纷中枪倒地,躺在鲜红布幔上,据说是受了新华社的压力,才在以后几场演唱会把红布改成黄布。当时香港的可爱之处,凡是正常一点的人也会敢于发声悼念,说自己相信的话。不像今天经济非常依赖祖国后,很多人开始学懂要「多角度」看这「复杂问题」,更不会有「不杀他们,那有我们几十年穏定发展」的恐怖强盗逻辑。

 .

.

.

 

 

 .

.

 

「微凉」是任何时候也可以使人心情变好的歌,记得一个下午我温Bio睡着了,被收音机播著的「微凉」弄醒了,金黄色的斜阳和微风轻轻透入睡房,眼前虽然还有会考这大障碍,我却心情大好,当时的人生是什么也没有,却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

.

除了「破晓」和「微凉」,还有「梦了」、「哈囉感觉」、「心野夜」首首都可以成repeat one 的歌。其中也有令人生气火滚的歌,就是与陈百强合唱的「我要等的正是你」,对于一个过份着重旋律的肤浅乐迷来说,那时的我觉得这歌简直是「冇音」,心想第一段陈百强不如索性朗诵出来,拍子又不快不慢,听到人火都嚟埋,恨不得把CD的那条轨刮花,使它自动跳线。

.

.

.

.

.

.

.

..

有了这唱片后,到自修室几乎变成是乐趣,为我温书带来很大的动力。那时候认为这世界应该不会有再好的唱片了,因为当时还未出现「野花」。

..

.

 

 

.

29 Sandy 90s E

..

 

.

.

会考之后我举家从天后搬到青龙头,就是出名吃烧鹅的深井附近,自此之后每天我要花三小时在交通上,幸好这段时间已经有了「野花」这CD,平常上学穿着校服校规不准听Discman,我就会在心里由头到尾唱一次整只唱片。有一次,我照例哼著「再生恋」上学,正在以京剧腔口演译歌曲的开头,天下著有史以来最大的雨,我正在金钟转巴士回校,眼见洪水沿花园道天桥直涌过来,蔚为奇观,看得我和几个同学目定口呆。这时巴士已经停驶了,又没有的士,我们本着小学纪念册上「头可断,血可流,学问不可不追求」的烈士精神,像黄河拉伕般面对着涌下来泥黄色的大水,仍坚持上学。

.

.

.

..

我们沿花园道向上行,大家全身已经是湿透,举伞只是象征性,像三文鱼般逆流而上,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学校,恍如隔世。几个同学共渡刧难后,立即结成异姓兄弟。当天是会考试期,学校是试塲,老师宣布有特别安排,大家同学请安静自修,我和众位异姓兄弟对望了一眼,千辛万苦飞越大渡河回来自修?人生第一次希望老师教书。我恶向胆边生,决定索性小睡片刻以示抗议。这时我开始全身发冷,穿了同学的毛衣也不够暖,毫无办法之下,看到桌面上有一份南华早报,我于是把报纸一层一层包在身上,包了三四层,露宿者的方法虽然不大雅观但极其有效,既能保䁔又学英文。 后来回家看到新闻才知当天大水像黄河缺堤般夹着途人和汽车冲下来,非常危险,自从那一天开始,香港就有了黄红黑的暴雨警告。

 .

.

.

.

 

 

直到现在我还不能决定,到底喜欢「野花」还是「疯了」哪一只碟多一点,「疯了」好像淡淡的茶,「野花」就似浓浓的酒,每首歌单独来说「疯了」好像比较好一点,但「野花」要整只碟听,每首歌代表一种花,主题连贯,好像是在看一本小说,又似是听一场音乐剧。「再生恋」编曲极其丰富,令人想起很久以前林子祥的电影「再生人」,有一种中式的诡异。「蔷薇之恋」基本上「情人的眼泪」的续集,当然也成为我的最爱,全碟的高潮应该是在「野花」,以二胡和古筝伴奏加上Dick Lee的招牌和声,衬托出林忆莲的哀怨演绎,但主角似乎是林振强的词,温柔细腻,一首歌塑造了全只碟的感觉。非常不喜欢的是「花之色」,感觉相当奇怪,编曲和唱法也好像有点轻挑诙谐,最重要是不喜欢其旋律,简称唔识欣赏,如果不是为了写这篇文从来也不会听。

 

 

 .

.

.

.

.

当时的我想如果以后林忆莲的每一碟都像「疯了」和「野花」如此质素,那真是「仲成世界」?可能是「野花」被评为曲高和寡,销量不好,「回来爱的身边」为群众作出了妥协,也因此没有成为经典,但这唱片其实算是不错,最喜欢的是「爱的世界」,仿佛乐观版的「破晓」,又如有一点像「微凉」令人非常舒畅。当年我住在青龙头小甜甜发展的豪景花园,经常可以在附近的沙滩散步,「爱的世界」成为看海的最佳配乐。

.

.

.

.

 

Taken by Kit Tsin from Google maps

Photo by Kit Tsin from Google maps

Model

.

.

.

听林忆莲的故事目录:  一.80sI   二.80sII     三.90sI    四.90sII    五.90sIII    六.00sI   七.00sII    八.1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