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伦敦

14 马污染

. . 如果你居住在北方有雪的地方, 大概你也曾经歴过, 下完大雪后积雪在路边堆得高高, 非常不便, 试想像那堆不是洁白的雪, 也不会自然溶化流走, 还会吸引苍蝇, 传播细菌,发出恶臭, 而且一年四季都在。这呕心的塲面不是恶梦,而是十九世纪中纽约、伦敦、芝加哥等大城市常见的现象。 . 时间大约是十九世纪的中叶, 纽约的人口激增至八十多万,当时还未没有汽车, 运输全依赖马车, 理应是空气清新而且十分浪漫。但八十多万的人口就需要大约十五万匹的马来拉车, 想像要养这么多的马需要大量的饲料、马房、马伕、兽医等, 成本绝对不会低过现在的油站、停车塲和车房 . ..  , . .. , 更严重的问题, 一匹马平均每天产生大约二十五磅马粪,十五万匹马, 总共就是每天近四百万磅的粪便, 四百万磅! 相等于三万多人的重量。还有十五万公升的马尿, 一天就可以供应二万人做冰桶挑战。马粪太多来不及立刻运走,…

 

Archipicture 05: Walkie talkie 死光大楼

. English Version .   . 纽约建筑师 Viñoly设计的 伦敦Walkie talkie 大楼, 由于其独特的Concave 凹面玻璃设计, 最近将附近的一辆Jaguar汽车也熔化。     反光使附近变成一个微波炉, 附近店家也投诉, 反射的热度使单车位子也被熔破, 门垫冒烟、油漆剥落、鸡蛋也能煎熟。(好处是冬天大约不用铲雪)。       建筑师说设计时也考虑过这问题, 但以为温度只会达到 36 C, 而不是现在的72 C。Viñoly 在纽约建筑界是非常有名的, 有名的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