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精武门

乒乓 II

上一集 我的乒乓球技也不知不觉地进步起来,等到我练成了上旋混合横旋的绝招,而且每次抽波,旁边也有同学高呼:「好劲抽㖞!」时,我的球技已经算是大成,足以称霸小学了。   我的小学每一班只有几个男生,乒乓波被视为是男生的运动,加上以我矿古烁金的球技,男生当然是称霸乒乓枱。但这情况到了四年级要改变了。四年级开学,来了一个插班生,她姓唐,同学都叫她唐太宗,证明在此之前我们从未认识过姓唐的人。唐太宗在第一堂体育课就像踢馆一样把所有男生全都打败了。我们被打得垂头丧气:怎可以输给女仔,简直是最大耻辱!自小看精武门,只会想像自己是李小龙,从未想过这一刻会变成被打败的虹口道场日本人。         唐太宗更邀请我们到她家中打乒乓球,我们视此为向我们下战书。我告诉母亲,要去同学家胡文府附近大坑半山的家中打波,母亲说:「你个同学住半山,屋企又够大放得落乒乓波枱,一定非富则贵,小心打烂人D嘢。」到了当天我才知道唐太宗其实住在励德邨,大厦有几张公共乒乓球石枱,唐太宗每天能够在家练习,才能练成打败我们的球技。我们玩了一整天,可以说是尽兴而归,但一众男生却是暗暗妒忌,心想我们也要找一张标准枱来每天练习。               我们发现鹅颈桥㡳打小人旁边有四五张乒乓球枱,我们在那里打了几回,但后来发现实在太多人来搓枱-就是以球技来争夺波枱,许多还是大牛龟的中学生,所以放弃了。   经同学的介绍,有一间叫活力的乒乓球室,只要每人夹两三元就可以打两小时。我问准了母亲,母亲的答复是这些地方品流复杂,不准去。于是我就在星期六的下午偷偷出发去了,乒乓球室在当时铜锣湾红宝石酒楼旁边的一层唐楼中。   「我们是来打乒乓球的」   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莫名奇妙地给了我们一个dirty look :「到那边等等。」   母亲的说话仍留在我的脑袋,我看到正在等候的全是穷凶极恶的小学生,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乒乓球拍,我们被带到乒乓球室。小时候看过一部彩色的粤语长片,内容说一个非法大档,警察来了,楼下睇水的立刻通知赌档,蛇头鼠眼的荷官立刻把赌枱反过来变成乒乓球枱,警察上到来时,荷官正在搓波,还得戚地说:「阿蛇,打乒乓波唔系犯法挂!」     活力球室就像查牌中的赌档一样,球室很小,放了四张球枱,每张枱相隔只有两呎。我忍不住俯下身,看看球枱底有没有金钱葫芦公鸡等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