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人在上海

download

 

 

 

加州人拖着疲倦的身体走进会议室,门一打开, 烟雾就像妖怪一般涌出来。立刻包围着他, 迅速污染著,蚕食着他的身体, 加州人感觉像一条迷航的轮船, 驶进了大雾的水域, 一时之间不知在何处, 又如入梦魇:这就是我为自己选择的人生。我以后就要过这种生活,一时间,迷惘至极 。

 

 

 

brunette-cigarette-girl-hood-illustration-smoke-Favim.com-57944

 

 

 

 

计划是先在纽约工作三个月, 然后调到上海,其他同事对此计划不乐观, 因为是典型的加州人,对自己身体异常尊重,甚至是崇拜, 因而有独特的饮食习惯, 加州人的饮食是地道加州的 RAW FOOD DIET, 就是只吃生的, 凡是煮过, 加工过的都不可放入口。 剩下来的选择不多, 只有水果, 蔬菜, 鱼生和一些醃肉。

这种饮食习惯在纽约也有点麻烦, 何况在上海。 又或者说一个老外在中国生活已诸多不便, 更何况是不吃熟食的。

 

 

 

加州人移居上海两个星期, 问题已经够多了, 公司派他到北京开会,不知道是谁顺口提醒他, 中国的自来水不同美国, 不能直接饮用,他的逻辑很简单, 水不能进我的口, 也不能碰我的身体, 因此洗澡成了大问题,他马上投诉酒店, 水质太差, 扰攘了大半晚,他终于点了十多支蒸馏水用来洗澡,问题才算解决。 同行的中国同事要负责替他张罗,跟他翻译, 当然觉得他异常麻烦。

.

.

.

bfe655b0991d9540427a9264ba5cd260

 

 

 

加州人又何尝不觉得中国麻烦呢。 在上海的日子,就好像一个双手刚受像伤的人, 每一件看来简单的事, 都很不方便。 平时想也不用想的事, 现在要先安排, 心中要先预演一次。

 

 

他不习惯街上途人对他好奇的眼光, 仿佛他是外星人刚刚降落地球,令人费解的是在游客区, 有人会要求跟加州人哥拍照留念, 他下意识碰一碰自己的面, 明明没有戴米奇老鼠面具, 为何自己会变成活动景点。 仿佛自己是四百年前初到澳门的葡萄牙人。 中国人都是第一次碰见白种人。

到商店或者餐馆时, 偶然遇到侍应用他听不懂的中国话对他呼呼喝喝。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旁边美国来的华人同事对他说: “有时你不明白他们说什么可能更好, 否则你会更加生气”

 

 

 

Comic-Illustration

 

 

 

加州人与同事也有点格格不入, 他感觉上海的同事对他特别冷淡, 尤其是庶务的女同事,大概是害怕说英语,因此尽量避免对话,对他的回答只用最简单的答案, yes,no, don’t know。 仿佛一字都不想浪费。 加州人感觉不是在跟他们对话, 反而更像打 texting。恨不得都用简写: Y, N, NP, BRB。 甚至像电报时代般“字字是金” 要用韵目代替数字。

 

 

 

加州人感觉像跟一群机械人工作一般, 输入问题, 输出答案, 你当然不能期望一部银行提款机对你热情。

 

 

ro15

 

 

 

但”提款机”之间却有说有笑。加州人十分灰心, 他不知道她们都有一层厚厚的保护层, 仿佛新买回来的商品, 未卸去包装前, 你只能看到一层无味的发泡胶, 黑板的, 无趣的, 冷冷的, 要先花时间耐心地除去这厚厚的保护层, 才会见到真正你要货品。

 

 

 

其实整个上海对他来说都不是这样呢。 包装实在太厚, 还未开完已经灰心放弃了, 譬如一个在沙漠快渴死的人, 他不知道只差一个沙丘就到绿洲了, 对他来说这沙丘只是无穷无尽的沙漠的一部份。 因此他就灰心, 最终还是渴死在绿洲旁边。

 

 

 

1440x1080_7665_This_Desert_Is_A_Wasteland_2d_illustration_desert_wasteland_robot_picture_image_digital_art

 

 

 

 

加州人在烟雾弥漫的会议室呆了两分钟, 感觉自己像一团雪白的棉花, 掉进一桶乌水里, 迅速地吸收著灰灰的污染物, 他下定了决心, 跟同行的另一位美国同事说了一声, 就离开会场了。

 

 

 

美国同事还未来得及反应, 加州人已经离开了, 他不是在场外等候, 而是像害怕烟雾漫延到整个华北平原, 因此等到美国同事跟他联络上时, 加州人已私自离开了北京会场, 回到上海了,美国同事啼笑皆非, 自己也不爱烟味,更不喜欢肺癌。 唯有一个人完成剩下来几日的会议。 独个儿享用这二十多人喷出来的二手烟。

 

 

 

加州人在上海工作了几个月, 终于可以放假回到加州, 生活突然从灰濛濛的上海一下子换成了蔚蓝色的加州, 加州的朋友, 食物, 阳光, 空气, 无一不提醒他作了错误的决定。

 

 

 

加州的日子像流水般过去, 不像上海的日子是一点一滴, 一分一秒的过滤过去的。自己好像是个小朋友, 机场就是所牙医诊所。 加州人好不容易哄自己骗自己强迫自己到了机场, 才发现他的中国签証出现问题。

 

 

 

 

在加州扰攘了几天。 加州人终于忍受不了中国对他的处处留难。 他不是跟领事馆通电话, 而是索性跟老板发电邮,短短几句份量就足够令身心都完全的解放, 面上的笑容像加州的阳光般灿烂, 急不及待打开报纸的招聘版, 兴奋地从新开始他的新生活。

 

 

 

 

tumblr_njy43fePlp1tjihi3o1_500

132867796_61n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