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 玲姐嫁了丁蟹

玲姐嫁了丁蟹, 几个月后她向我诉苦。

 

「我快崩溃了,丁蟹一家都是怪人,

 

「我再受不了他们一家, 他们一日三餐都吃狗肉, 不单自己爱吃, 还要强迫我吃, 我说我受不了吃狗, 益蟹就发怒,  他说: 『你算系乜野货色?丁家上上下都食狗, 是丁家的特色, 你扮文明唔食, 就唔系丁家嘅人, 就系狗。』」

 

 

我望着憔悴的玲姐, 发觉她的样子也好像变了。

 

 

玲姐继续说:「阿蟹也说: 『阿玲, 我地一向父慈子孝, 我尐宝贝仔咁孝义你,  怕你饿亲, 你做人老母就要包容一下尐细嘅。  食狗肉, 慢慢就会惯啦。』」

 

 

ling

 .

 .

 

我安慰她说: 「这些生活细节,慢慢适应吧。」

 

「不, 不单是生活细节, 还有更可怕的。阿蟹他下身……」玲姐有点吞吞吐吐。「下身那里有些……

 

 「他又不肯去看西医, 说自己慢慢会好。

 

「他向我保証, 为了不传染给我, 结婚后五年也不会洞房, 直至他的病医好为止。」

 

 

玲姐叹一口气:「那一天, 我们经过街口何医师的医馆, 就是那个专医奇难杂症的何医师, 医馆门口贴满了许多无名肿毒的病征照片。

 

 

「阿蟹大声说: 『哎哟, 阿玲, 你睇呢幅相咁似我下面, 呢次有救啦! 』 」

 

我问,「 那么现在医好没有? 」

 

玲姐摇摇头, 开始哭起来。

 

「那天晚上, 睡到半夜, 他突然躺在我身上……

 

「我挣扎说:『 阿蟹,不是说好了五年不洞房的吗?』

 

 

「阿蟹说:『话系咁话,  不过……不过当时我嘅原意唔系咁, 边度有两公婆唔洞房架,况且依家我又有得医囉。』

 

「我大力挣扎, 但是也没有用…

 

 

玲姐说到这里已泪如雨下。

 

「他说: 『阿玲, 我从来唔勉强人, 你唔好挣扎, 配合一下, 咁我就唔使夹硬嚟囉。』

 

 

「他一边做,一边还说:  『慢慢就会惯啦。』 」玲姐说到这里双眼开始发呆, 口中唸唸有词:「慢慢就会惯啦。」玲姐也渐渐开始相信丁蟹的逻辑了。

 

1553741871460152076

 

我还想安慰玲姐一下, 但她要走了, 她说她现在也要去看何医师。她站起来, 走过我的身旁, 我终于想起她的样子有什么不同, 她好像变得有点像丁蟹,走路的姿势也有点丁蟹化, 我同时闻到一阵骚味, 大概是狗肉的骚, 这时我的担心一扫而空, 心里也不禁想: 「慢慢就惯了。」

 

 

..